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旅游|广告服务|惠购|公益

|注册

新浪海南> 资讯 >行业资讯>正文

【洞天游记】走进大小洞天

A-A+2015年3月17日15:16新浪海南评论

  走进大小洞天,你就走进了一幅无与伦比的山水杰构:无边的秀色令你目不暇接,无尽的奇景令你叹为观止。也许你未必来得及将其尽收眼底,但你却无法抗拒画中的每一种色彩,每一种变化。

  走进大小洞天,你就走进了一部深沉厚重的历史巨著:佛道的踪迹令你思绪万千,名士的遗墨令你心驰神往。尽管你未必能读懂其中的奥妙,但你却不会放弃任何一段奇闻,一段逸事。

  走进大小洞天,你就可以吮吸亿万载的日精月华,沐浴八百年的仙风道雨,畅游红尘中的佛国净土,尽享人世间的福地洞天。

  哦,大小洞天!

  走进你,顿感凡念不生,正气充盈。

  我忽然惊语:归隐南山、设坛传道的玉蟾神道缘何至今香火不灭?摩崖刻墨、登高作赋的毛奎郡守缘何当年得道升天……

  于是,我的双眼在颤抖中模糊,我的灵魂在祷祝中流泪。

  是巧合?是“缘分”?一百多年前“垂帘听政”的“老佛爷”“御笔”真迹——“寿”字碑,几经辗转,竟然于一百多年后,被今人重新“敬奉“于南山之麓。

  是嘲弄?是天意?写下“寿”字的“老佛爷”不久便告“驾崩”,而烜赫两百多年的“大清帝国”曾几何时,也在辛亥革命的炮声中灰飞烟灭!(“老佛爷”当年“御笔”亲书的“旨意”不得而知,但“寿”依“南山”,却无疑是后人的一大善举。)

  好一个龙飞凤舞的“寿”!

  也许,始自茹毛饮血的野蛮时代,寿,便被祭为所有部落的原始图腾;也许,始自呱呱坠地的那一天,寿,便赋予新生命以终极祈愿;也许,仅有爱与情、福与禄的人间是不完美的,因而寿也就得以登堂入室,位居“至尊”。

  是的,寿,承载的是一种旷世的灵与肉的膜拜;凝聚的是生生不灭的血与脉的情结;追索的是自强不息、兴旺发达的理念和至境。

  也正因为如此,寿也如一位饱学的仁者:不以贫富而异,不以贵贱而迁;它鼎盛着庙宇高堂,也喜庆着百姓人家。

  关于寿的诠释是一部生命宝典,博大而精深;关于寿的文化是一条历史大河,源远而流长。

  当诗与酒成为寿的傧相,“寿”也就将人们的视野牵向更远。

  万千年的风雨斑驳着你的躯体。

  天地间的炎凉噬蚀着你的筋脉。

  往日的丰采,失却了;曾经的雄风,不再了。

  但是,你依然立着,昂首挺胸,眺望远方。不屈的姿势,让人依稀听到劈风斩浪的长歌,凯旋归航的欢呼。

  多少游人在你面前驻足凭吊;多少骚客在你身后赋诗寄怀。

  周使君船哟,你并未死去,你是在等待那一柄神奇的闪电,再一次把你劈向滔滔汪洋!

  没有烟火的熏灸,没有车马的暄嚣,甚至没有觅食的鸦噪。惟有陶渊明的诗句和老祖母的摇篮曲在风中窃窃私语。

  潮起潮落,花开花谢;烈日灼烤,冷月寂寞。你一如处子坚守着南中国海最后一湾贞洁、一湾恬静、一湾传奇。那胸襟足以让一切世俗的张狂、贪欲、自私、功利自惭形秽,为之汗颜;那容颜,足以使一切人间的咏怀、歌赋、赞美、艳羡黯然失色,相形见绌。

  小月湾,感这一个午后的“邂逅”。从此,你将成为我生命的新月,我将成为你永远的港湾。

  渔歌,在星月升起的时候唱起;渔歌在人们酣梦的时候唱起。

  渔歌唱起的时候,崖州湾的表情深沉而凝重,崖州湾的夜空肃穆而神圣。

  渔歌永远分不清是谁先起的头,但它绝对来自每一个拉网者强壮的肺腑;那声声沉郁、铿锵、阳刚、激越的呐喊,点燃了荧荧渔火,点点星光,穿透了沉沉雾障,茫茫苍溟。

  拉网者清一色的古铜体肤,清一色的赤脚裸背。那胼手胝足、压腰屈腿的姿式,令人不禁想起俄国画家列宾的名画《伏尔加纤夫》。而此时的崖州湾也因之扭曲变形,不能自持。

  是的,对于这些散居于湾周边渔村的拉网者而言,大海就是他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的图腾,而渔歌则是他们与大海最原始、最直截、最寻常的对话。在他们特殊的对话中,你可听得出劳作的艰辛、心灵的重负和命运的无奈,也可听得出生活的企盼、未来的希冀和丰收的喜悦……

  渔歌在崖州湾的夜空回荡了几千年,生命的雄风也便在崖州湾的每根血管里回荡了几千年。

  我常常独自一人在月夜的崖州湾徘徊低回,不为涛声依旧、昨日故人,不为渔火荧荧、星光点点,只为那渔歌唱起,心潮澎湃,热血奔涌……

  呵,渔歌!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视频|旅游|读图|专题|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海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