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旅游|广告服务|惠购|公益

|注册

新浪海南> 资讯 >行业资讯>正文

庄谨诚:石头玫瑰 铿锵绽放

A-A+2015年5月22日12:21新浪海南评论

  有一种植物叫石生花,看起来像石头一样,却能绽放灿烂的花朵;有一支英国摇滚乐队叫石头玫瑰,80年代红极一时,那充满个性的曲风25年后仍然叫人惊艳——而这两个充满石破天惊意味的名字,都很适合来形容庄谨诚和她的“大庄”公司。她是一个成天和石头打交道的女子,她令粗糙笨重平凡无奇的石头熠熠生辉,她让石材行业获得应有的尊严。

庄谨诚,海南省工商联(总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席,福建大庄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庄谨诚,海南省工商联(总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席,福建大庄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要做有尊严的事

  庄谨诚从出生就与石头结缘。她的家乡福建莆田以木雕闻名,而她的家族却把这项技艺用在了石头上。她的祖父是一名石匠,父亲早年也从事石矿开采。“世界石头看中国,中国石头看水头”,这个离厦门不远的小镇被誉为“中国石材城”,大量的石矿从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被运到此地,在这里被加工成各种装饰石材,再被发往海内外。根据不完全统计,迪拜整座城市的建筑石材,就有70%来自水头,而其中至少有10%是由“大庄”及其家族企业加工出口。

石料仓库石料仓库

  但在十年前,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那时候,庄谨诚刚毕业,跟随父亲来海南做工程,随后,就按父亲的意思负责起了整个海南的市场。这对此前从未接触生意的庄谨诚来说,有些赶鸭上架,因为她一直喜欢的是做一些文化类的事情,特别不擅长于生意场上的应酬公关,但是强烈的责任感让她接起了这份家族重担。

  2005年,公司的客户还主要都是海南的小型宾馆和企业,做一些最基础的石材加工供应项目。她奔波于各个工地,浑然忘我。“当戴着安全帽站在工地的时候,当甲方乙方打电话来催货的时候,简直就忘了自己是女人。”庄谨诚回忆公司在海南初创时候的艰辛,如此说道。

庄谨诚在店堂内庄谨诚在店堂内

  2009年开始,“大庄”开始走上正轨,在她的独立运作下,陆续接下了文昌平海逸海湾、文昌白金海岸、海航迎宾馆、海航唐拉雅秀酒店、三亚美高梅酒店等几个比较大的项目,开始在业界闯出一些名气。

  经过这些年的摸爬滚打,她最深的感触就是:“没有尊严”。石材在所有开发商眼里是最后一道工序,也是最没身份地位的,无论是在交易、谈判,乃至合作中,石材供应商的身份非常低下,甲方乙方分包方,然后才到他们,第四方甚至第五方,往往做一个工程要经过好几手,利润被层层盘剥,却没丝毫话语权。在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下,终日的辛劳在庄谨诚看来连生活都谈不上,“没有尊严,何来生活,仅仅只是生存而已。”这是石材行业过往这些年的状态,也是庄谨诚父辈几代人一直在遭受的轻视。

  庄谨诚憋着一口气,告诉自己:“做生意做事做人,一定要做有尊严的事。”

  2011年,三亚美丽之冠扩建,要建一片中国最奢侈,最豪华的七星酒店建筑群——大树公馆,项目造型奇特,形如一棵棵参天大树,需要大量依赖石材,施工方找到了“大庄”。这个现在业已成为三亚地标的建筑,也成为了庄谨诚事业的里程碑,成为她“青春最有价值的记忆”。

美丽之冠内部金碧辉煌的石材装饰美丽之冠内部金碧辉煌的石材装饰

  “大庄”一开始以石材供应商(丁方)的身份进入美丽之冠项目,因为在施工中不断体现的价值而陆续升级成为这个世界级项目的直接合作方。

  庄谨诚那段时间的日程表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上午,她在三亚的工地和工人开会,检查进度情况;中午,坐飞机去福建,每个工厂走一圈已经到了晚上10点;吃一盒方便面,不放心,又跑去厂里和工人加班一起待到凌晨2点;稍微眯一觉,一大早又去机场坐7:10第一班飞机回海南。如此循环。她曾经3天就吃了两盒方便面,而自己又浑然不觉,连加工厂的厂长都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拼命的女孩。

  石头是有脾气的

  庄谨诚像苦修者一般成就石材行业的一个奇迹,而她将首功归于团队精湛专业的技术。“石材行业是一个非常讲究技术的行业,门槛很低,但是到最后肯定是需要技术来决定。”

  “大庄”团队对石头的研究,现在已经到了很深的地步。他们会针对每个项目的特点,直接从石矿上去找最合适资源;会根据石材的品种研究抗冷抗热,膨胀收缩的力度,不断去做实验;会研究石材的防水性能,针对每一款石材去使用防水材料,甚至研发最适合的防水材料,以防止石材变色。用在海边的石头,用在山里的石头,用在北方的石头,用在厨房的石头……每一种使用情况都需要研究石头的不同属性。即使同一个矿同一块石头,横切竖切的花纹都不会一样,庄谨诚开始着手挑选三五种石头来做自己独一无二的品种。

  “有时候你去住一个酒店,感觉酒店设计很不错,气场也不错,但却会注意到石材有黑迹,长霉,裂开,脱落,掉皮,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很细地去研究化验这些石头,所以导致后面出现质量问题。一般人以为石头一百年都不会有变化,但事实上,石头是很有脾气的。”说到最后,庄谨诚笑了,就像谈及一位很亲昵的闺蜜。

  “如果你不懂石头的脾气,可能几年以后石材就会出现裂缝,膨胀脱落,再次修复的成本会很高,而且也浪费了块石头的资源。每当看见一块有污点的石头,我就觉得她在哭泣。”

  中国的装饰设计,在石材设计这一块是缺乏的。很多设计师懂设计却不懂石头,他不知道石头的属性脾气、用处价值。庄谨诚认为,如果设计师真正懂石头,那肯定能设计出独一无二的作品。她指着店堂内一块由阿富汗玉雕刻的白色龙鱼说道:“就像这样一块阿富汗玉,有人拿去当厕所背景墙,有人雕刻精美放桌上当摆件,也有人用它来雕刻佛像。价值需要人去挖掘。”

  在意大利有两家专门做石材的设计公司,他们培养的设计师团队,专门寻遍世界各地最美的石头,再根据它们来做设计,在业内创造了很多奇迹。他们的设计费是整个装饰行业和石材行业最高的,他们的石头也卖得很贵。同样的一块石头,别人卖五百,可能在他们的设计师手里就要五千。“真正懂石头的人,就是能打造得与众不同。”

  “你看,同样是海南黑米色系,意大利人在上面雕刻纹路,能卖到2000一平米。而我们国内所采用的水刀拼花工艺,费时费力,却还没有达到人家的效果。这种石头微艺术,能让普通的石头耳目一新,价值倍增。”

  安缦石材顾问

  庄谨诚和她的团队对于石头的这份精益求精的情感,使他们成为了石材业的宠儿。安缦在对他们经过十一轮的答辩之后,正式任命他们为安缦中国区的石材顾问单位,并负责承包上海安缦项目的每一块石材。

  安缦是国际酒店业的一个传奇,它也是一个80后,在它诞生至今的27年历史里,有着独特的发展方向,挑选世界最美丽,最具历史特色,最迷人的景点,打造精致、隐秘、迷人的酒店建筑。它甚至催生了一个名为“安缦痴(Aman Junkie)”的群体,将体验世界各地不同的安缦度假村视为最大心愿。

  中国目前已经有北京、杭州、丽江三家安缦度假村,风格各异。正在建设中的上海安缦是第四家,以32栋重新设计的明清时期徽派古宅庭院为主体,而这一次,“大庄”将为这个梦幻建筑添砖加瓦。这是机遇,是挑战,也是庄谨诚树立品牌的一个良机。

  相比于美丽之冠的穷奢极侈,上海安缦则是极度简洁,极度复古,极度传统,它所需要的石材没有太多造型,但对品质要求很高。从选材开始,庄谨诚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历经整整两年时间,只要有黑、灰色系的石材,她都亲自到矿山源头寻找查看。

  “一次在河北看矿,遇上大雾,在高速上几米之外就看不见路,等我感觉不对,踩了刹车下来一看,旁边就是深深的大山谷,右轮已经擦着边缘,斜一点点就下去了。”她至今心有余悸。

  为了寻找她认为最完美的黑和灰,她把海南、山西、福建、河北都找遍了,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可是她又从内心里深深认同这种工作方式。“中国的建筑有一种快餐式的弊病,限定的工期太短。有一句话叫‘美在久成’,所有好的东西都需要时间的积淀。像我们在美丽之冠用的一些工艺,都是经过几十道工序,才能做出最终效果。它又不是切豆腐。国外从设计开始,就会给石材留出足够长的工期,像安缦,给了足够长的时间,让我们慢慢打磨,这样才能真正打造出精品。”

  2014年,庄谨诚去迪拜考察,她为这座城市精美的建筑石材所震撼,这里面,有70%的石材都来自福建水头,其中更是起码有10%是由她自己以及家族的企业加工出口。自己生产的石材,到了异国他乡,美丽,富丽堂皇,各种异型工艺,各种难度创新,她看到了骄傲,也坚定了自己信心。

  这几年,有越来越多的国外设计师来中国设计建筑,像迪拜帆船酒店的室内设计师关周女士,在国内就设计了很多项目。他们有偏爱石材的传统,对中国石材市场也很熟悉,因为本来国外建筑用的就很多是中国石材。庄谨诚相信国内的石材行业至少还有20年的热潮,她要跳出祖祖辈辈代加工的老路,创立自己的“大庄”品牌。

  “农民工代表”的真诚大爱

  与石头的深厚感情,也赋予庄谨诚沉稳内敛的个性。她笑称自己活在一个自认为很老成的年纪,青春记忆里都没有看过电影电视,也没有逛街,最大的爱好是通过出差旅游,去学习上课交流。繁忙的日常,已让她练就出了随时进入工作状态的习惯,这一刻喝茶聊天,如果下一秒工地有事,她就会马上戴着安全帽出现在工地,和工人们铿锵有力地探讨装修问题。

  她18岁学佛,19岁皈依,慈悲心让她时时心怀感恩。她感恩海南,深爱海南。虽然十年来自己在海南做了这么多项目,她却一直坚持不把工厂搬到海南,这其中固然有人力、设备、成本的考虑,但从情感上来说,她不希望给海南带来一点点污染。

  她感恩美丽之冠、安缦这些企业的负责人,感谢他们给自己这个年轻人机会。

  也感恩自己工地上的工人,觉得他们那么单纯。她平时应酬很少,最喜欢待在工地,和工人在一起工作,跟五六百号工人一起吃饭。她甚至很喜欢称呼自己为“农民工代表”。她喜欢看平凡世界在发生什么,这些普通人在追求什么想什么。

  她感恩身边的亲人,对家族里的成员总是尽力去帮助。

  也感恩身边的陌生人,她来海南十年坚持了十年慈善,文昌的所有敬老院、冯平爱心学校,三亚的残疾孤儿院,保亭的养老院,都有她固定助养的孩子和赡养的老人。她经常接到打来感谢的电话,也收到很多感谢信,她都觉得不值当去提,把这当成是自己的义务。

  她感恩众生,别人带她去吃野味,前脚走,后脚她就回去,跟老板把野味都买下放生。三百多斤重的大玳瑁,她一年会放生五六只,哪怕对方要几万块的高价,她也依旧行善。

  学校改造,池塘维修,农村路的修建,孩子做手术……从默默无闻之初,庄谨诚就在坚持行走在慈善之路上。在她看来,这些都是非常小的事,却比做事业更快乐。“用所得去付出,内心很快乐。”

  她有一个愿望,就是再做十年八年企业,然后完全投身去做慈善,成立慈善基金。她是一束最美丽的石头玫瑰,正在春天里铿锵绽放。(撰文:陈跃 摄影:符芳钊)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视频|旅游|读图|专题|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海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