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旅游|广告服务|惠购|公益

|注册

新浪海南> 资讯 >行业资讯>正文

盐上的时光

A-A+2015年5月22日14:59新浪海南评论

  海南东方,有据可查的盐史是314年,再往前可追溯到明末清初,再再往前,已然湮灭无人知晓。只有那一块块盐田,清楚这里的历史。它们散落在田间地头,凝固于时间之中,守望着周遭的命运。它们看着汉人和黎人在此筚路蓝缕,看着北黎河畔这些繁盛一时的墟市,如今成了东方市郊被忘却的村落。也默默等待着,在新的时代被开发成公园、酒店、高楼大厦。

  北黎是村还是市

  我们走错路了。看着手机地图,从东方市区直直前往位于新街镇的东方盐场,结果上了一条施工状态的土路,一路坎坷。偶尔会有一段施工完毕的水泥大道让我们松一口气跑上两三百米,然后又需要打着方向盘小心翼翼左右腾移。就这么颠簸着,我们遇见了北黎。

东方盐场的场部大门东方盐场的场部大门

  北黎是一个很小的村子,一条村级的水泥路,立着两排房子,一眼就能望到尽头。但恐怕所有人都会一瞥惊艳,停车暂借问。

  路边第一栋房子就气派非凡,高两层,门窗都是拱券结构,有着精雕细琢的女儿墙,侧面的高墙极为宽大,如同一堵城墙。任谁都能看出这房子的富贵,但现在它成了一个空架子,没有门窗,连屋顶都缺掉一半,一棵榄仁树在房间里茁壮生长,占据了昔日豪宅的客房。

  豪宅的隔壁尚有人住,两位老伯在屋前聊天,他们指着屋后说:“那一头更好看,就从房子里面穿过去嘛,又没人住。”然后,我们小心翼翼地穿过这华丽的废墟,发现了豪宅保存完好的阳台和门廊。原来,屋后才是正面。可是,那原本应该有的与之相称的大路呢?眼前野草荒路,猪棚鸡舍,哪有曾经熙来攘往的痕迹。

北黎风光,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北黎风光,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据村里人介绍,这栋房子原来是一位富商的房子,他在这边开设盐场;抗日战争时期,这房子被日本轰炸过,后来曾作为日军的办公室;接着被国民党部队接管;解放后,成为当地政府的办公地点。一栋房子,照见一个村的历史。村子里起码还有两三栋房子有着与之相当的规格,其余的老房子,虽然构架相对简单,但仍然能见到旧时商铺的严谨风貌。“我们这里原来可是被称作北黎市的。”村民话语中,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事实上,北黎那时候所谓的“市”,实为“墟市”,也就是因集市而成的村落,但相对于当时还是一片平地的八所来说,北黎以及周边围绕北黎河的墩头、新街、港门、新北这几个村落,已被当地人骄傲地称作“五大都市”。

盐田虽小,五脏俱全,各个盐池完成晒盐整个流程盐田虽小,五脏俱全,各个盐池完成晒盐整个流程

  北黎的光辉过往,离不开北黎河。在古代,这个河畔的村庄是海南西部一个重要渔港。明代时,北黎港舟楫满港,是方圆几十里的农副产品集散地。清代,北黎周边沿海开始大兴盐田,更使此地兴盛一时。后来因北黎河上游带来的泥沙淤积,港地逐渐下移,港池变浅,最终,北黎港之名被下游出海口的墩头所替代。再加上抗战时期日军为了掠夺石碌铁矿而修建了八所港,更令北黎河的港口功能被弱化。1970年代,因为港口外围珊瑚礁被滥采殆尽,失去天然屏障,海水上浸近100米,于是,墩头港面积亦逐年缩小,1980年代后期起,港口内已仅能停泊渔船20余艘,外来船只已极少来此商贸。时至今日,大家只知道东方有八所港,北黎之名再鲜有提起。

  新街穿越旧时光

  离开北黎村,前行没多远就到了新街镇,这里是东方盐场的场部所在。作为建国初期海南的几个国有大企业之一,东方盐场在此经营60年,现有在岗和离退休职工1148人,对这个小镇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哪怕盐场现在已经有点日落西山。

这些雪白的盐堆,即使在卫星图上都清晰可见这些雪白的盐堆,即使在卫星图上都清晰可见

  盐场的场部大院有着浓烈的时代气息。三层的办公楼,过时的装修,宽敞的院落,大面积的操场,斑驳的花坛,简单的绿化,隔壁还有一座已经沦为棋牌室的盐场电影院……如果是从小在大院长大的人,对这里应该会有久违的感触。

  盐场副场长带我们去他的办公室,推开那扇木门的一刻,就让人产生穿越至旧时光的感觉。办公桌椅都是旧式的木家具,铁皮柜子的样式堪称古董,墙壁上贴的瓷砖保持着泛黄的干净。最不可思议的是,整个大办公室没有一台电脑,不只是这里,其他办公室也一样,即便场长的办公室也不例外,据说只有财务室摆了一台。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的纸笔茶杯,怎么看怎么觉得空荡荡,这种错愕让我们的穿越感又真实了几分。一支日光灯样式的设备挂在进门的墙边,用一个玻璃木框锁起来,是这个办公室唯一超出我们记忆的东西,经介绍才知道是老式的湿度计。温度和湿度,对于盐场这看天吃饭的行当是最重要的信息,没有新的,那只好把旧的珍而重之地保存起来。

  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把时光的触角伸得更远,直到17世纪的明末清初,那是东方盐田的起始点,当时墩头港附近村庄的乡民,就开始利用海水煮盐谋利为生。清康熙四十年(公元1701年),衙门官方开始创办少量盐田。清道光二十六年(公元1846年),在墩头地区出现了零星分散的民营制盐点。清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一些琼山、文昌人先后到北黎、墩头、四更、感城等地,与当地人投资合作兴办盐田,这些盐田是股东合营和投工投资合营,封建值事(盐务管理局)财产私有制,属半封建半资本性质。

  1925年,法国神父萨维纳来海南游历,在他之后发表的《海南岛志》中,特意写道:“北黎盐场是岛上最重要的盐场,我去年曾有机会去过一次。”据当地县志记载,那个时候东方盐田共有墩头16个漏(生产单元),八所3个漏,新村5个漏,面前海7个漏……总共51个生产单元。这个格局至今没变,保留下来成为盐场国营之后下辖的墩头、马岭、面前海、八所、新村、大路、感城这7个制盐工区。相比莺歌海的大片盐田集约化生产,东方盐场则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块或大或小的盐田都能体现整套制盐流程,“纳潮、制卤、结晶、储运”,有十二道工序,基本上还是按着古法在手工生产。

  在无数盐工祖祖辈辈的劳动智慧以及海南得天独厚的制盐条件面前,大工业生产的步伐曾在这片土地停滞了很久,这种脱节,可以让人引以为傲,却也酝酿了困苦。

  小盐田和大环境

  盐场的办公室主任带我们去探访离场部最近的一块盐田。路上我们见到了几栋颜色鲜亮的新建住宅楼,主任介绍说这是盐场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每个职工需要额外再交十万元才能搬进新家,可是对于盐工来说,这不啻为天文数字。盐场的效益非常不好,职工前几年的月工资普遍在一千元左右,去年因为一块盐田被征用,才有钱把欠下的职工劳保给交了。不知道最终会有多少盐场职工能如愿住进这镇上最漂亮的楼房。

  车在小路里转了几个弯,就没法再往前开了,路两边的灌木已经擦着车身了,只能步行前往。然后,我们见到了一间非常简陋破败的平房,主任介绍说是工人的宿舍,这简直让人目瞪口呆,大桥下的流浪者住得都要比这里好吧。

  房子前面就是盐田,面积不大,分成功能不同的一个个小池,业有已经收上来的盐堆在田埂上,在日光下白得晃眼,好像连绵的雪山。但这种诗意抵消不了盐工生活困苦的事实,也无法解除这一行业的危机。

  盐田旁边还有一座盐仓,样式有点像北京东四十条的皇家粮仓。工人不在,没法开仓进去一观,但我扒着窗户看了一眼,里头黑漆漆一片,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像我想象中那样白花花的盐堆满整个仓库。盐场因各种原因连年减产,能维持经营已属不易。

  主任向我们诉苦,“食盐专营政策规定了盐场只进行生产,盐价由国家统一制定,销售只能由盐业公司根据计划调拨。我们盐场最好的一级盐只能卖到531元每吨,但是盐业公司经机器加工后,批发价是每吨2600元左右,卖到你们手里是一小包两三元,还不到一斤。”

  但事实上,以这种日晒盐的人工生产方式,即便盐的收购价如盐场职工所期望那样翻倍,在我看来,都不能弥补盐工所付出的血汗。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这司空见惯天天都在吃的盐,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亏欠的。

  告别盐场,驱车离开。途中从北黎河上跨桥而过,昔日繁忙的港口,如今只停泊着一些近海捕鱼的小舢板。不远处,修建起一条长长的防潮坝,因为港口外围珊瑚礁被滥采造成海水上浸,使得墩头、港门两个渔村和海仅一坝之隔,面临搬迁的命运。再沿海往北,是北黎湾,是黑脸琵鹭栖息地,据记载,这片海域在20年前还曾捕获过儒艮,它们以这里丰富的海草为食物,但现在是看不到了。

  我们沿海往南,依着鱼鳞洲回东方市区,沿途打着海景招牌的高档社区和酒店连成一片,与几年前的景象已经迥异,这似乎昭示着盐场的未来。

  结束这次采访之后,有一天我打开谷歌地图搜索墩头那一块盐田的位置,却意外发现在新街镇往北沿海还有着一块一块盐田,那应该就是盐场的其他工区。在上帝视角下,它们呈现黄金分割的矩形,清晰可见的纯白盐堆成为点和线,而这样绝美的图案已经绘制了四百年。(图文 陈跃)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视频|旅游|读图|专题|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海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