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记者 陈蔚林 通讯员 李布明 实习生 李梦楠

  树影婆娑,蝉鸣声声。7月11日,时针指向中午1时,海南大学图书馆的一间工作室里,退休教授周伟民、唐玲玲还在全神贯注地埋首书海,偌大的屋子里只听到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退休近30年来,两位教授只要不做田野调查,不去参会讲学,就几乎都“泡”在工作室里,即便是春节、元旦也不离开。《更路簿丛书》《南海大史》《海南海盗史》《黎族远古海洋文化论》……刚刚获得“全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的周伟民指向案头正在编写或修订的资料和书稿:“研究工作是做不完的,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对我们两个老人来说,当下的每一天都很宝贵。”

  年过半百投身“闯海潮”

  黎族文身、海南家谱、华侨文化、南海“更路簿”……尽管半生心血都倾注于研究海南历史和文化,但周伟民和唐玲玲原本并不是海南人。

  1987年,苏轼诞辰89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海南儋州举行。时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苏轼研究会常务理事的唐玲玲应邀出席。那次访琼,让唐玲玲对苏东坡那句“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感同身受。

  在妻子唐玲玲的鼓励和时任海南大学校长林亚珉的邀请下,1988年5月,周伟民毅然放弃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和妻子一同加入“闯海潮”,来琼开发这座“藏在深闺”的文史宝库。

  为什么说海南文史“藏在深闺”?周伟民回忆,海南曾先后隶属广西、广东,在正史中出现的片段屈指可数,专门梳理和研究海南的著作更是少之又少,以至于部分学校甚至用日本人小叶田淳为侵略海南而写的《海南岛史》为历史教材,让人痛心。

  在时任省委主要领导的倡议和支持下,周伟民、唐玲玲两位教授决心拓荒修史,为他们的新家园填补上区域史研究的一大空白——《海南通史》的编撰从此拉开序幕。

  一砖一瓦牢筑学术大厦

  拓荒修史谈何容易?

  于2018年面世的《海南通史》全书六卷共计270万字,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教等各个方面,为读者生动展现了一个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海南。

  如果说《海南通史》是一幢高楼大厦,组成这套史书的20多个专题研究就是其中的砖瓦和栋梁——只要有一砖一瓦不牢不稳,大楼便难抗风雨。

  深知这一道理的周伟民和唐玲玲一边尽力收集史料、文献,一边开展大量的田野调查,让正史中的文字与实地探访得来的见闻互动起来,再通过学术上的想象和联想产生“临即感”,以生动的笔墨传递严谨的史实,真正带领读者“回到历史现场”。

  为收集有力史料,周伟民和唐玲玲不惜自掏腰包远渡重洋,到东南亚找寻海南南洋文化的来路;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查阅62箱资料,力求还原真实的宋氏家族…… 为佐证资料中的文字和数据,他们几乎用脚步丈量了整个海南岛,亲眼见证并回答了“唐代贬官说的‘鬼门关’到底是在海南岛上还是岛外何处”等长期悬而未解的谜团。

  周伟民还记得,19年前赴白沙黎族自治县高峰村开展田野调查时的情景。彼时赴高峰村可以说是逢山无路、逢水无桥,当时年近七旬的老人千辛万苦,徒步走了百余里山路才抵达目的地。一路上,因不方便拿出纸笔记录路况,他边走边捡拾石子、采摘树叶,到村里掏出来一数——小石子32颗、树叶13片,这一路竟跨越了45道山溪!

  30多年躬耕,数万里跋涉,两位教授为海南献上了一份又一份厚礼——《海南通史》《海南黎峒习俗考略》《海南家谱研究和海外移民实录》《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一部部专著先后面世,一个个海南文史“密码”被渐次破解又重新排序。

  共产党人的情怀不能变

  周伟民和唐玲玲的研究成果,不仅弥补了海南文史研究的学术缺憾,更为稳定国家政治外交大局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比如,他们辛苦收集而来的86幅海南老船长用过的大型南海海图、近50件“更路簿”原件、46位老船长的口述历史等,就像一桩桩铁证,联系到史书记载、南海考古发现,证明了南海诸岛最早由中国人发现、命名、开发经营并长期有效管理,是中国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领土。

  “这些海图和‘更路簿’,无一不是海南渔民用鲜血和生命绘就的。”周伟民说,“更路簿”的研究不仅要继续下去,更要呼吁中青年学者积极参与其中,共同强化其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为此,他将“更路簿”原件影印成册,为后起的研究者无偿奠定了继续深入研究的基础。同样,他也将自己拍摄的百余位黎族文身老人的照片影印出来,“她们中很多人已经去世,文身文化的踪迹越来越少,这些图片资料非常珍贵。”

  熟悉两位教授的人都说,“奉献”是他们除了“敬业”之外的另一个标签。这些年,他们的生活十分简朴,收入大部分用于田野调查和学术研究,还自费收购了珍贵的树皮衣、黎族龙被等实物。然而,这些价值不菲的藏品和工作室里60多个书架的书籍,都已被他们一并捐赠给了海南大学。

  环视这满屋贴满便利贴、夹着小夹子的文献和书籍,周伟民在海南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暨表彰大会的发言犹在耳畔:“退休不是奋斗的终点,不是奉献的终结,工作生活节奏变了,共产党员的情怀不能变。”

  时至今日,周伟民、唐玲玲两位教授已年近九旬,脚步远不及当年利落,行远路还要以拐杖作为支撑,但他们依然保持着严谨求实的学术态度,坚持不做田野调查不下定论。周伟民透露,他们将启动一项关于海南美丽乡村建设的专题研究,照例会选取最具特色的农村和渔村开展田野调查,“不过要等案头工作告一段落,毕竟一去就要住上好几个月。”

  (本报海口7月12日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