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移动董事会“60后班底”6名成员中,又一位明星高管陨落。在前任上级、原广东移动董事长兼总经理徐龙东窗事发将近两年之后,温乃粘亦难逃被带走的厄运。

  2015年4月30日,就在“五一黄金周”节前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广东省纪委发布公告称,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温乃粘,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事出突然,广东移动迅速将其资料简介从官网撤下去。目前,广东移动领导班子名单中,只剩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钟天华,总经理丘文辉,副总经理高志兴,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禄杰,副总经理、纪检组长、工会主席凌浩5名“60后”班底坐镇。

  广东移动内部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温乃粘此次出事,很有可能是因为牵连到徐龙时代的窝案。很多违规工程都出现在2010年至2012年间,一审计问题全部暴露了。”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自2009年12月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案发后,中移动持续处于反腐暴风眼,6年间“落马”的高管竟多达22名。

  另外,在中国移动4G网络大跃进以及获得固网拍照的前后,基础建设工程腐败现象屡见不鲜,承建方更是抱怨不断。

  “中国移动的工程建设的水太深了。过去承包工程时,经常接到‘通水’的暗示电话,不同标段工程总价有2000万的,200万的,按10%回扣交钱,就能拿到标段。”广州地区一位曾参与运营商工程建设的承建商陈某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

  正处于“自上而下”反腐的中国移动,被曝光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自2009年12月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涉及腐败案开始,到如今的温乃粘等人,中移动6年间落马高管已多达22名。从趋势上看,自张春江案发后,中国移动持续处于反腐暴风眼,近两年来被调查的高管逐渐增多。

  不过,除了中国移动,其他两大运营商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也没有幸免。深圳联通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到,中国移动落马的官员多数涉及基建、增值业务类,而有意思的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内部,其实早已自上而下充分沟通不相互揭发,联通落马官员则多是因为“互咬”严重。

  针对运营商的一系列腐败窝案调查,继续在发酵,反腐风暴并未结束,甚至只是一个开始。

  落马疑涉徐龙案

  广东的移动系统里,温乃粘堪称是资历颇深、履历光鲜、职场辉煌的一个人物。

  1988年,从深大毕业加入移动通信行业的温乃粘,是国内最早一批移动通信从业者,也是广东移动系统内在职时间最长的移动通信高管之一。

  1994年,他担任深圳市移动通信局副局长,此后亦曾先后担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副总经理、广州分公司副总经理、惠州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东莞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等职。

  2011年,温乃粘的仕途踏上新台阶,出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2012年,事业再上一层楼,温作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分管网络规划、网络建设及网络维护相关工作。

  在省内移动系统浸淫多年的温乃粘,各种嘉奖自然不在话下。

  “广东省劳动模范”、“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广东省希望工程爱心奖”、“广东电信行业改革开放三十年贡献奖”、“东莞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先进个人”、“抗洪救灾模范个人”、“广州市杰出爱心天使”等多项头衔荣耀加身。

  广东移动技术部门一名蔡姓资深工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温乃粘是技术出身,懂技术线条,办事风格认真、严谨,口碑不错,这次出事,令人颇感意外。

  据广东移动内部一名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温乃粘此次出事,很有可能是因为牵连到徐龙时代的窝案,“2013年以前,徐龙手中掌握了非常多的违规工程,温在2011-2013年间曾是其助理,如果没有跟上级同流合污,在这个位置上是很难立足的,所以很可能是因此受到牵连”。

  上述人士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从去年开始,顺应中央反腐的形势,移动内部针对工程基建等业务的账目以及烂尾工程等进行了非常严格的审计,一查就出现不少烂账,水非常深。温是负责网络基建业务的,很多文件都需要他签字经手,自然难辞其咎”。

  自中央第十二专项巡视组今年2月28日入驻中国移动以来,中国移动已有五位高管落马。

  4月29日,福建移动副总经理林柏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4月23日,湖南移动前总经理王建根被正式宣布接受组织调查;4月11日,山西移动总经理苗俭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此外,北京移动副总经理李大川也被传在4月16日被有关部门带走并接受调查。

  5月初,专项巡视工作进入收官阶段。由于多位中移动核心高管接连被传闻接受调查,中移动内部议论纷纷。

  “温乃粘被调查的另一种可能,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中移动后遭人告发举报所致。”广东移动另一名内部人士向记者提出了他的看法。

  上述人士进一步称:“今年初,广东移动驻地网工程施工及家装项目公开招标,最近该招标活动有了结果并进行了开标公示,但有参投标的单位举报工程存在违规招标的情况,这件事成为温被带走调查的导火索,目前该工程或有可能被废标处理。”

  不过,针对温乃粘东窗事发及涉及工程的各种传闻,时代周报记者向广东移动战略发展部、办公室、政企客户部等部门求证,均未能得到相关部门的明确答复。

  工程回扣或高达10%

  2013年8月19日,由中共广东省纪委、广东省监察厅主办的广东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称:据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中国移动广东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徐龙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这成为移动系统张春江案、李华案、鲁向东案后的又一大地震。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徐龙事发主要涉及两大罪证,分别是基站建设和光纤工程领域以及采购和增值业务。

  而据相关媒体披露,徐龙夫妇将手伸向基建工程的套路,是徐龙之妻在体外成立了公司以及参股第三方公司,并通过徐龙的关系私下授受,暗箱操作接了很多移动的单。

  广州地区一位曾参与运营商工程建设的承建商陈某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移动系统工程建设的水太深了”。

  陈某告诉记者:“举个例子,实际3000万元的工程,过去移动可能先报成1亿元的工程,再打成10个包,平均每个工程包1000万元。施工单位的市场费就得按1000万元算,过去移动拿回扣的行规就是8%,那施工前就得先出七八十万元的回扣疏通。”

  “基建工程水深的程度还在于,工程签下来之后移动一般先还两三成钱,接下来关系硬的关系户就能如期拿到进度款,关系不硬的就拿不到。据我所知,深圳移动承建商经常先垫款,之后拿不到钱不在少数。”陈某向记者透露。

  据陈某介绍,2010-2012年间,移动的工程建设是最乱的。“那时移动开始做驻地网,光纤传输。相比电信,移动缺乏经验,但投资经费非常多,工程造价不计成本,只管到处挖管道,建机房。”

  陈某进一步指出,“当时电信一个家庭的宽带投资成本大约是250-300元,而移动一户的造价则高达六七百元。更严重的是,有些工程其实是移动内部的关系户,只挖地,不埋光缆,工程造假,审计也只是走走过场,钱就这样流失出去了”。

  前述广东移动资深工程师蔡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络建设涉及的投资比较大,移动基本没有固网的建设,后来拿到宽带牌照,才到各个楼盘的光纤传输网的投入。但自2013年起,投资建设的大头主要是在TD-LTE、4G网络的投资建设上。4G要达到原本以前2G的覆盖水平,要多建一张网,而2G是十几年逐年累建起来的,4G则要在两三年之间建起来,时间短,规模大,堪称是爆发性增长,所以出现的问题和漏洞也不少。

  实际上,广州、深圳作为中移动全国首批TD-LTE试点城市,试验网规模之大、场景之多,一直都是中国TD-LTE网络建设的样板工程。

  按照工程造价,一般一个基站需要100万的投资,广东移动仅TD-LTE基站建设,每年投资就接近百亿元,其中的寻租空间足以让人侧目。

  不过,近两年来,中移动在工程采购、招标中已有较大的调整,并着力强化采购的透明化管理,在将权力回收到总公司的同时,严格推行招投标,但是省级公司依然有很大的话语权。

  6年落马22余名高管

  运营商高管俨然已成了高危职业。

  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在2009年中国移动有两位高管被调查,2010年有4名高管被调查,2011年有3名,2012年有1名,2013年有4名,2014年3位高管被调查,而今年以来,已有5名高管被查。

  “相对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来说,中国移动用户量大,利润高,所以各种工程投资也更庞大。”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同时,中国移动各地子公司是独立法人结构,在人事、资产等方面的权限很大。相比之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分公司在人事、资产等方面权限较少。

  在通信行业资深分析师项立刚看来,中国移动管理水平已经是相当高了,但企业内部管理集中,权限过大跟腐败有一定的关联。

  在中国移动内部,另外一个容易产生利益输送的领域是增值业务和设备采购。

  数据业务是中移动的“吸金奶牛”,同时也是腐败滋长的温床,之前落马的移动高官均与数据业务相关。比如,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鲁向东、卓望CEO叶兵及中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吴唯宁等。

  设备采购方面,以广东移动计划规划部原总经理孙炼为例,被“双规”之前,他曾主管设备采购。

  由于广东一直是采购大省,每年由孙炼经手的采购金额就高达数百亿元,加上孙炼在广东移动主事多年,有传闻指出,其总共经手的设备采购金额高达1600亿元。

  蔡某告诉记者,以前移动里面有一个潜规则叫做“定向谈判”,大多工程是“指定”的。发生这种情况,可能是提前找过了领导,也有可能投标企业之前与移动合作过。

  项立刚向时代周报记者谈到,中国移动目前把原来各个省的采购变成二级采购,这个二级采购由总公司进行集采,一方面加强了总公司的集权,另一方面增加了透明度,能够减少过去的一些腐败和黑幕问题。

  运营商反腐将持续

  今年3月开始,中央第十二专项巡视组同时进驻的运营商还有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一样,均对其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专项巡视工作。

  早在去年年末中央巡视组对中国联通的巡视中,张智江、宗新华等多名业务骨干就先后被发现涉嫌严重违纪,随后多个地方联通公司的负责人遭到内部处分,人事动荡正在发酵。

  另据时代周报记者4月30日收到的一份中国电信党组文件显示,电信披露了内部违反八项纪律精神、财经纪律的15起典型案例。

  当中,在业内名气不小的中国电信电子渠道中心总经理杨青峰、北京公司资深总裁刘博、北京公司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王玉庆等多人被撤职,北京公司副总经理孙昊受严重纪律处分。

  通报还显示,中国电信对巡视组前期交办的信访已查清86.1%,并处理了北京公司等单位共计15起案件,共31人收到党纪政纪处分。

  中国电信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述案件虽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罚,但多数人并未认为这是反腐行动的一个终结。

  据了解,从2014年初开始,中央对巡视工作作出重大改革,将常规巡视改为专项巡视。与常规巡视不同,专项巡视工作带着线索,针对特定的人、事和领域进行调查,同时对外严格保密。

  中央巡视工作强调将实现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中管金融企业巡视全覆盖,监督的重点是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

  在中移动巡视期间,中央巡视组受理反映的范围既包括集团领导班子,也包括集团下一级成员单位领导班子,重点涉及党建、作风、选拔任用干部等多方面。

  根据《财经》的报道,专项巡视组进驻三大运营商以后,不要求面面俱到,只是想方设法对所获线索以求证伪,或落实或排除。原则是“围绕一件事、一个人、一个下属单位、一个工程项目、一笔专项经费开展巡视,精准发现,定点突破。”

  此外,中央巡视组不负责侦办具体案件,查找问题、核实线索之后照干部管理权限交给当地纪委处理,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山西移动总经理苗俭中、湖南移动前总经理王建根和本次对外公布的温乃粘,分别由山西省纪委、湖南省纪委和广东省纪委宣布和调查。

  来源:时代周报记者王媛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