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都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昨天,南京中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毛骨悚然的杀人分尸案,庭审中,悲痛的死者家属说出了这句话。

  检方指控,被告人乔某因为和婚外情对象菁菁(化名)发生矛盾,将菁菁掐死分尸烹煮。根据庭审透露的细节,乔某将菁菁尸体烹煮后,竟浇上番茄酱和酱油,扔到美食街的垃圾桶里。公诉人认为,乔某手段极其恶劣,建议判处死刑,受害人家属也强烈要求判处乔某死刑,此案将择日宣判。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罗双江

  悲剧·前奏

  夜总会玩出婚外情,被索百万分手费

  根据乔某在法庭上的供述及检方出示的证据材料,乔某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的交通工程专业,毕业后就职于一家高速公路公司。然而,乔某不知道珍惜美好的生活和前程,经常和朋友流连于夜总会KTV等娱乐场所。被害人菁菁,正是乔某在夜总会认识的。

  妻子怀孕,他找了情人

  “我和她是在2010年认识的。”乔某在法庭上说,他在夜总会和朋友聚会玩乐时,认识了在那里上班的菁菁,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

  当时,乔某的妻子刚刚怀孕不久。但是,乔某似乎忘记了自己对家庭的责任,沉溺于这种罪恶的关系中不能自拔。

  结束关系?她要100万

  乔某说,因为常去夜总会,他手机上常常会收到夜总会小姐发来的短息,菁菁非常生气,乔某随后承诺不再和小姐联系。

  乔某称,2012年下半年,菁菁提出让他离婚。这个要求当然被乔某拒绝,菁菁要求给100万分手费,否则就把两人的关系曝光。乔某四处向朋友借钱,2012年8月,他以买房为名向一个河南朋友借了40万,以给分手费的名义向一个四川朋友借了30万,最后打了69万到菁菁的银行账户里。

  “卖掉你老婆车,给我钱”

  “剩下来的钱,我是打算2012年年底给的。”乔某说,给了69万后,菁菁的情绪平缓了下来,他也想慢慢把两人关系结束掉。

  就在这时,菁菁的脚受伤了,便让乔某去照顾他。乔某便和菁菁住在一起,给菁菁打饭送饭,“可能是因为在家呆的时间长了,她的情绪变得非常容易激动,常为小事和我争执。”

  乔某称,2012年9月11日晚,自己帮菁菁洗头,菁菁嫌自己洗得不好,结果自己在阳台上罚站了一个小时。9月12日吃早饭时,两人谈到油价涨价的问题。菁菁突然问“你老婆开车一个月多少油费”,乔某回答两千多。这时菁菁说,两千多太多了,要乔某把老婆的车卖掉,把钱给自己,遭乔某拒绝。

  悲剧·惊悚

  “连畜生都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乔某说,菁菁因为车的事大怒,便去抢自己的手机,说是要打电话给自己妻子。“她说如果我不离婚,就要找人打我妻子和孩子。”愤怒的乔某死命掐菁菁的脖子,一直到对方不再动弹为止,“我想跟她一起死,后来又想投案自首,但想到家人就放下了电话。”

  买来冰柜保存尸体

  杀死菁菁后,乔某去商场买了一台冰柜用于保存遗体,他还去超市买了除臭剂,进一步消除可能发出的异味。

  9月13日下午,乔某从泰安出差回南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出租屋确认尸体情况。随后,他去超市买了斩骨刀、锯条、垃圾袋、保鲜膜、大包等物品,“我买这些是准备分尸的,我在出差途中就已经想好了要这么做。”

  在买到这些东西之后,乔某在菁菁的暂住地进行了分尸,分尸后简单打扫了出租屋,并将尸体用保鲜膜和垃圾袋包好,装在大包里,分三次打车,准备将尸块运到自己租的房子里销毁。

  分尸烹煮扔进垃圾桶

  9月14日,乔某买来了高压锅、蒸锅等餐厨用具。之后,他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将遗体进行破碎,然后放在高压锅和蒸锅里蒸煮。

  乔某在蒸煮完的尸块上淋上番茄酱和酱油,冒充普通的餐厨垃圾,扔到了托乐嘉小区美食一条街的垃圾桶里。菁菁的头骨,则被放在一个保险箱里。

  在干完这一切后,乔某在网上找了一个收购旧家电的人,让对方到菁菁此前居住的地方,将他装菁菁尸体的冰柜收走。

  随后,乔某还把菁菁的金银首饰全部拿到首饰行卖掉,“我给了她那么多钱,卖掉首饰就是想挽回点损失。”

  用被害人手机回短信

  更恶劣的是,乔某杀死菁菁后,为了迷惑菁菁的家属,竟用菁菁的几部手机互相拨打,并拨打移动的10086客服电话。乔某自己也办了一张新手机卡,用于拨打菁菁的手机,造成菁菁手机始终在通话的假象,还用菁菁的手机回复其家人及朋友发的短信,假称去外地玩了。

  在菁菁的父母打电话给他打听菁菁的消息时,乔某还安慰他们说,“叔叔阿姨,我是菁菁的好朋友,你们不要着急,应该不会有事的,不行就去公安机关报案吧。”

  乔某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将菁菁的手机话费全部消耗完毕,自动停机为止。

  该还债了

  两年后警方上门 他心想:还债时间到了

  菁菁失联后不久,菁菁的家属报了案,但多次拨打菁菁手机都显示正在通话,警方误以为菁菁还在人世,只不过是在闹情绪而已。

  一直到菁菁失踪满两年后的2014年9月14日,警方按法律规定将其列入失踪人口予以立案,才发现乔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法庭上,菁菁的家人泣不成声。“这两年,我们从老家来南京不下上百趟,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乔某在法庭上称,作案后的两年里,他内心也备受煎熬。在警方找到他时,他心里想,时间到了该还债了。

  根据乔某的供述,警方从其朋友处提取了保存着被害人头骨的保险箱,从中找到了菁菁的头骨。

  庭审最大焦点 逼离婚有无过错

  昨天的庭审中,双方的争议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菁菁的死亡原因。辩方认为现有证据基本全是乔某口供,不能绝对排除其他合理怀疑。公诉人认为,在乔某烹煮尸体的出租屋里发现了从菁菁颅骨上掉落的牙齿,还从一只垃圾袋上找到乔某的指纹,再结合乔某在超市的购物记录等,已经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双方的另一争议焦点,则是菁菁的行为是否构成受害人过错。

  公诉人认为,菁菁虽然有逼婚举动,但乔某并非只有杀人一条路可以解决,菁菁的行为并不构成刑法学意义上的过错,而且经过司法鉴定,乔某并无精神障碍。“乔某行为性质极端恶劣,建议判处乔某死刑。”

  受害人家属:女孩不知他已婚

  在刑事部分的审理结束后,法庭还进行了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审理。

  菁菁的家人强烈要求判处乔某死刑,还提出了121万多的索赔请求。菁菁的家人认为,乔某阴险狡诈,菁菁不知道他有家室,他是在骗取菁菁的感情。

  陈述阶段,乔某向菁菁父母和菁菁表达了歉意,又向父母、妻儿表达愧疚之情。“爸爸妈妈,你们要保重好身体。老婆,我们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愿时间能冲淡你的痛苦。女儿,你是上天赐给爸爸最好的礼物,爸爸以后再也不能和你去游乐场了,再也不能和你一起看海了,无论爸爸在哪里,都会凝望着你。”

  旁听席上,乔某家人早已泣不成声。(菁菁为化名)

  (原标题:也许你们的结合是个错误 但是结局,不应该这样血腥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