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强表演“桩头功”。陈亚强表演“桩头功”。

  陈亚强,桩头功的五虎将之一,是桩头功的第十七代传人。始于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的桩头功、马仔功,距今已有850年历史,包括龙、蛇、虎、龟、狗五种拳形。历代武功高手为抗击海盗、平定万州匪患作出了突出贡献。

  武侠电影里的场景在这里有现实的观照:武功套路代代相传,开设武馆收徒授武,兼收并蓄完善武艺,讲究武德,侠义精神在国家或民众陷于危难时发挥作用……

  如今,这些曾披着神秘面纱已久的武功也开始重焕光彩。

  南国都市报记者杨金运

  石祖波/文陈卫东/图

  桩头功

  传人之一陈亚强

  少年偷师勤学武术

  辗转开武馆传技艺

  今年58岁的陈亚强马步扎稳,掌拳出招,虎虎生风。他的这套桩头功,已经流传了800多年。他,是第十七代传人,是桩头功的五虎将之一。800多年前,南宋抗金英雄岳飞部下将领于鹏受秦桧陷害,被贬送万安(现在的万宁)军编管后,给周边村民传授武艺。万城镇周家庄、安坡村村民茶闲饭后、农耕歇息就会在农家小院、田埂边上结群小练,沿续至今。

  陈亚强来自后安镇安坡村。他的师傅陈崇端是桩头功的第十六代传人。陈亚强七八岁的时候,看到隔壁的伯父陈崇端教人练武,也希望学习。伯父说:“等长大了再教你。”可陈亚强放学就往伯父家跑,睡觉时脑海里也翻腾着桩头功的招式。他的着迷打动了陈崇端。陈崇端看他耍了一下偷学来的功夫,很是赞赏。“你虽然年纪小,但最后肯定比他们强。因为你爱练。”

  小学念完,陈亚强就辍学了。家境贫寒,他时常晚上出海打渔,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累得快要趴下。但早上睡觉前,他还是坚持练武。

  1974年,17岁左右的陈亚强到海口参加武术运动会,得了少年组第一名。奖状被贴进陈氏祖祠,村里人都感到骄傲。

  后来,陈亚强在陵水、后安坡子、坝头都开设过武术学习班,招收弟子。陈亚强58岁了,如今,他仍是武术教练。

  东山功

  代表人任少良

  兼习创新祖辈功夫

  击退猎狗制住劫匪

  61岁的任少良住在万城镇支农街。他说自己和人交手至少50次,但最令他感到自豪的,一次是徒手击退了一条猎狗;另一次是制住了劫匪。

  任少良的家谱里记录了他武功的源头。300多年前,任少良的祖上有一名叫开魁公的,在万州府当千总(兵官),善武艺,代代相传,传到任少良已是第十四代。

  任少良十几岁时获传武艺。由于家住东山岭下,他经常跑步到东山岭半山腰练武。大山寂静,任少良能听见出拳踢脚的声音。他兼习了马仔功和查拳功,增加了其灵活性,创出“东山功”。“速度快,脚法灵活。”说着,他嗖嗖嗖踢出三连脚。

  52岁那年,任少良行至万宁文化宫附近,突然蹦出了一条猎狗,体型硕大,约有七八十斤,狂吠着扑过来。任少良一拳把猎狗打倒在地。猎狗又去咬他的脚,“好在我脚下功夫好,连续几脚把它踢得趴在地上。”

  还有一次大约是十年前,儿子婚礼后,他送亲家去搭车,在海口误乘“黑”的士。“发现不对后叫司机停车,司机不停,想把我们带到偏僻的地方。”任少良决定冒险,趁对方转弯减速,从车窗窜出后跃到前面,把住方向盘。车子失控撞上绿化带。劫匪见不妙,弃车逃了。

  马仔功

  传人林关育

  一边行医一边习武

  门下弟子遍布琼岛

  在万宁市万城镇靠近小海的周家庄村,习武之风在村民中传承已有上千年。

  现在周家庄的岳家拳(包括马仔功、桩头功)的主要套路就主要融合了南少林派洪拳精髓,现传世的马仔功、桩头功等拳术、器械搏斗等武术动作,均经过实战演练得来。

  7月10日,在万宁市万城镇万宁武术协会会馆内,67岁的林关育拿起笨重的刀、棍、叉等,随手便能耍起来。

  林关育10岁左右跟着父亲学了一些马仔功的招式和基本功。中专毕业后,回到周家庄当赤脚医生,20岁左右,在周家庄村武术馆里拜周村武术第六代传承人林鸿樑师傅学艺。掌握各类拳法、兵器等套路,成为演练“双刀”的行家。

  “目前,周家庄村有4000多人,是万宁武术主要发源地,村民武术基础好,几乎家家户户的年轻人都有从小习武的经历。”林关育说,马仔功和桩头功注重脚力,70年代村里曾有一人扎马步,四五个成年人用绳索拉他双脚,但他纹丝不动。

  回乡当医生期间,林关育重新回到武术馆习武,武馆里很多师兄弟,后来都成了武术教头,将周家庄的武术分馆开到了海口、文昌、万宁、陵水、屯昌等各市县。不少弟子最后成为武警、体育老师等。“仅从周家庄武馆走出去的弟子保守估计有数千人之多。”

  八式拳

  传人杨亚壮

  师傅凭借武功了得

  参加抗日保家卫国

  62岁的杨亚壮所学的八式拳,曾出现在抗日的硝烟中。

  杨亚壮的老家在万宁革命根据地六连岭西侧山脚下的下田村。村里有一个叫杨高传的人,与杨亚壮的父亲是好友。这个杨高传身材魁梧,1.86米高,一身武艺。杨亚壮很小的时候,听父亲说了很多关于杨高传的故事。故事里,杨高传是抗日战争时期为共产党战士运送粮食的抗日人士,练得一门名叫八式拳的功夫,在抗日时期发挥大作用,“当时传闻他拿一条棍子在手,一群人都打不过他。他打倒过日本士兵,后来日本士兵来抓他,他就躲进六连岭。”杨亚壮听得入神,渴望习武。杨亚壮和父亲一起去找杨高传的时候,杨高传已经70多岁了。怀着对武功的痴迷,杨亚壮开始在杨高传的指点下习武。“打要快,爆发力要大,防守结合。”杨亚壮学习武术的时候,战争硝烟已远去,但老人仍教育他习武要讲武德、保家卫国。

  “像鱼叉、藤条做的盾牌、凳子脚,就是渔民在海边作业,遇见海盗的时候,随手就可以抄起来保卫家人和伙伴的武器。”万宁市武术协会会长林表言说,武术为防御海寇侵扰,保家卫国做出过贡献。

  习得八式拳的杨亚壮后来又和人学了南少林的一些武功,融汇到八式拳中。他虽没有能像师傅那样将武功用于保家卫国,但在文工团做过翻跟斗表演,把身体锻炼的很好。

  如今从公务员队伍退休的杨亚壮,依然经常到公园去练拳。

  令杨亚壮高兴的是,曾经披着神秘面纱的武功,已经成为人们强身健体的“招数”。目前,万宁的武术骨干和爱好者中已有1500多名具备初级以上武术段位,一些拳法普及到机关单位、学校。

  绝技“出招”海南武术大赛

  现“金钟罩”“铁布衫”

  南国都市报7月11日讯(记者纪燕玲实习生李文萃)11日上午,海口市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局、海南民间旅行社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力神杯”2015海南国际武术大赛在海南大学联谊馆“开打”,“金钟罩”、“铁布衫”、“铁头功”等民间绝技纷纷亮相。

  脚踩在锋利的刀刃上,还背起一个100多斤的壮小伙,脚板只有浅浅印痕;手臂粗的绳子套在身上,10多个壮小伙围在一起拼尽所有力气,却依然败下阵来;一块砖头砸到普通人头上,轻则伤重则亡,但他们却是毫发无损……在武术大赛开幕式现场,由一级武师,武术二级裁判员,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评员、中国迷踪功夫掌门人黄驿等武林名家表演的“金钟罩”、“铁布衫”、“铁头功”等让现场观众看得目眩神迷、掌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本次武术大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43支队伍共600多人前来参加,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仅仅只有4岁,年龄最大的已是82岁高龄。

  “相比前两届比赛,此次传统武术占了很大一部分。”组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传统武术在本次大赛“复兴”。

  掀“习武潮”琼中5万人习武

  3年时间翻了10倍

  南国都市报7月11日讯(记者吴岳文)目前琼中全县参加习武练武人数从2012年的5000多人发展到目前的5万多人。全民武术健身运动,已然成为琼中一道美丽的人文景观。7月3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中心社会活动部主任张玉萍率领国家检查验收组一行到琼中,就该县创建“全国武术之乡”进行检查验收。

  检查验收组到该县文体演艺中心、县羽毛球馆查看场馆建设情况,观看了琼中思源实验学校600名学生表演武术健身操和250名学生表演黎家棍、琼中县民族思源实验学校800名学生表演大成拳十八法。深入虎岭文体活动广场,现场观看了《武术健身操》、《黎家拳》等8项武术表演。

  琼中十分重视武术事业的发展,把武术运动列入全县发展总体规划,曾获得五届全国民运会金奖,2012年荣获海口(国际)武术交流大会民间传统武术比赛6个项目第一名、2个项目第二名,2013年荣获海南武术锦标赛8个一等奖、3个二等奖、2个三等奖,2014获得全省武术套路公开赛3个第一名、5个第二名。据了解,琼中现有武术场馆7处,武术活动站(点)121个,注册成立了“琼中县武术协会”、“琼中县黎家棍协会”等5个武术团体,发展社会体育指导员1500人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