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光黄家光

  黄家光要结婚了?昨日,一篇《“罪犯”出狱成土豪 媒婆提亲踏破门》的报道,再次将蒙冤昭雪的黄家光拉回公众的视线。报道称黄家光看上了一个女人,准备结婚,“省得媒婆天天上门。”

  昨日下午,黄家光向本报记者确认,他确实准备和一名心仪的女子结婚,最快将在今年下半年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我自己找的,她比我小六七岁,离过婚,小孩归男方抚养。”目前,黄家光在海口三门坡镇一农场种植柠檬,他既是打工仔,同时也是一个种植园的小老板。

  接受采访“口无遮拦,想到哪说到哪”

  报道称,黄家光被羁押17年,获得160余万元国家赔偿,使得他成为村里的“土豪”:160余万赔偿金到账后,黄家光找人打了两件重达70克的金饰——大金戒指、粗金链子,俨然成了村里最有钱的“土豪”;平日他喜欢打麻将,出手十分阔绰,村民们都喜欢跟他打麻将。

  海南特区报是最先关注黄家光一案的媒体。10年前,在三亚监狱服刑的黄家光给本报寄了一封信,详细说明了自己蒙冤入狱的经历,并在信的结尾写道:“如果再不给我洗雪沉冤,这封信可能成为我的遗书”。本报立即派出记者对此展开调查,先后推出多个整版的报道,对“黄家光案”进行了披露,并提出了该案的相关疑点。

  去年9月,海南省高院再审“黄家光杀人案”,黄家光被宣告无罪,当庭获释。

  黄家光获释后,频频接受媒体的采访,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16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尚未兑现给他。他希望尽快拿到这笔用青春年华换来的补偿——进监狱时,他是一名24岁的小伙;无罪释放时,他已经42岁了。

  那时,黄家光对媒体并没有戒备心理,“口无遮拦,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不会用手机,渴望婚姻,想生儿育女

  当初,在很多报道中,黄家光都是一个充满悲情色彩的人物,但他获释后,尤其是16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兑现后,他又以“土豪”、“挥金如土”的形象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其实,黄家光只不过是一个备受挫折的普通人。

  由于与社会隔离太久,黄家光出狱后发现世界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在海口,我都不知道哪跟哪,认不了路了。”他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不会使用手机,回老家没有固定住所,不习惯与人交流,却又渴望融入社会、渴望婚姻,想生儿育女,过正常人的生活。“人也是在经历过许多事之后,才慢慢成熟起来的。”

  如今

  已逐渐融入社会,懂得与骗子周旋

  今年5月下旬,有骗子冒充检察机关工作人员给黄家光打电话,让他到检察机关递交相关材料。黄家光马上放下手中的农活,匆匆赶到海口,骗子却让他“借”2000元给“领导”送礼。

  “我并没有按照他说的做,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个骗子。”黄家光当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在朋友的指点下,与骗子周旋。这时的黄家光已经不是当初的黄家光,他已经开始融入了社会,懂得“周旋”一词。

  帮老板管理农场,同时投资种柠檬

  昨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黄家光的电话,他一直未接听。昨日下午,记者再次拨打,黄家光直接拒接了。后来记者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终于接听了记者的电话。“一天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电话,我都不敢接。”黄家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之前我没有存你的电话,现在要存起来。”

  记者了解到,黄家光在拿到16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金后,确实有亲戚朋友向他提出了借钱的要求。“这些钱是我用生命和青春换来的,能不能借、该借给谁、借多少,我心里是有数的。”黄家光说,老家房子没了,他拿出一部分与兄弟一起盖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要我随便借,我不同意。”

  “我并不是外面所说的那样,我不打牌,也不乱花钱。”昨日下午,黄家光告诉记者,“看到别人可怜,我肯定会帮助一点,两三百的,钱不算太多。但多了,肯定不行,这个钱来得不容易,我不能乱花。”黄家光称,他现在手头的钱,主要用于在老家盖房子以及在三门坡镇某农场投资种植柠檬。

  “30亩地是一个认识的老板给的,我一边帮老板管理农场,一边种自己的柠檬。”黄家光认为,金山银山总有花光的时候,何况自己那笔钱并不多。他希望通过辛勤劳动,过平静的生活,“我现在还在地里干活呢。”

  现任女友是自己找的,最快下半年结婚

  此前,黄家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说,他谈恋爱了,对方在海口桂林洋做保洁工作。那时候,黄家光一说到“恋爱”一词,眼里闪着希望的光芒。

  “不是那个(女朋友)了,另外谈了一个。”昨日下午,黄家光说,由于种种原因,他与原来谈的那个女朋友分手了,现在的女朋友在海口府城打工,“我自己找的,她比我小六七岁,她离过婚,小孩归男方抚养。”黄家光表示,两人谈得来,最快能在今年下半年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