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医院的陈先生(三亚新闻网记者刘丽萍摄)正在医院的陈先生(三亚新闻网记者刘丽萍摄)
诊断书(三亚新闻网记者刘丽萍摄)诊断书(三亚新闻网记者刘丽萍摄)

  南海网三亚8月7日消息(南海网、三亚新闻网记者 刘丽萍)一个星期过去了,7月30日晚上在金鸡岭社区东三巷遭遇的那件事,至今仍让陈先生愤懑不已。8月7日,他向南海网记者回忆,那晚他到居住在金鸡岭社区的哥哥家带侄子,突然被10多名男子殴打并上手铐,全身多处受伤。而据陈先生反映,这群打人者是便衣警察。

  “10多名男子冲进屋子抓人,认为他是吸毒人员”

  8月7日,南海网记者在农垦三亚医院骨科住院部见到了当事人陈先生,他躺在病床上输液,看上去一脸憔悴。今年28岁的陈先生,是海南万宁人,在三亚当了5年厨师,今年3月份结婚后才辞职,目前跟妻子一起在凤凰镇经营商铺。

  谈及当晚发生的事,陈先生仍心有余悸。他说,7月30日晚上晚8点半,他和妻子到金鸡社区东三巷的哥哥家接侄子到家里玩耍,进屋的时候,只有嫂子和孩子在家,嫂子说哥哥出门去了。

  陈先生回忆,在屋里坐了大约10分钟,突然听到楼下有一阵骚动声(哥哥家租住在二楼),这时走廊里传来哥哥的喊叫声“为什么刚放出来,又来抓我!”。听到哥哥的喊叫声后,他和嫂子立马走到门外探看,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却看到有10多名男子冲进屋来,并用手铐铐住他的双手,说他吸毒,他和家人拼力反抗,对方却大声呵斥,还对他进行殴打。

  “我很害怕,一直申诉说抓错人了,对方却用一件白色衣服用力抽我,说是我换了衣服想逃。”陈先生说,将他铐住后,10多名男子就在哥哥家里大肆翻找东西,最后找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对方一边殴打他,一边要他手指着那包白色粉末拍照,他极力申诉东西不是自己的,却遭到更加重的殴打,还把他押上了一辆皮卡车。

  “一晚上被打5次,吓得尿裤裆”

  根据当事人的回忆,悲剧似乎并没有结束。陈先生告诉记者,上车后,他坐在车子后排的中间,左右两边的男子继续对他实施殴打,他不敢说话、不敢反抗。半路上,车子停在一处没人的地方将他拖下车,10多个人对他拳打脚踢,他被打得没力气说话。

  “感觉过了很久,他们才把我拉上车,走了一段路后,告诉我到了凤凰派出所。”陈先生说,到了派出所审讯室后,便衣要求他承认“自己吸毒”,他辩护说“没有”,随后便是一顿毒打。最后进行了尿检,检验结果显示正常,但他们还是不依不饶,还把他的头撞在一台被没收的老虎机上,后脑勺起了一个大包。

  说着说着,陈先生的声音有些哽咽。他说:“作为一名合法公民,没有吸毒、也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一晚上被莫名抓进派出所,还来来回回被殴打5次,最尴尬的是,中间还被打得尿裤裆,现在每晚都是在噩梦中度过,我很痛苦。”

  “曾大义灭亲,举报哥哥吸毒”

  谈及未曾露面的哥哥,陈先生一声叹息。他告诉记者,哥哥来三亚很多年,一直在做椰子生意,妻儿跟在身边。今年3月份,家人突然发现哥哥吸毒,几经劝说要戒毒但都没效果,最后他只能大义灭亲报了警,希望哥哥到戒毒所戒毒,但是抓进去半个月,就被放了出来。

  采访中,新婚妻子哭诉说,丈夫被抓走后,直到第二天下午5点半才出来,当时全身都是伤痕、脸色憔悴,到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记者从当时拍摄的照片看到,陈先生的胸腔、腹部、下巴、手臂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要求道歉,派出所送来2000元医疗费”

  陈先生的妻子说,住院一个星期已经花了6000元医疗费,期间派出所还派人送了2000元医疗费,这些补偿远远不够,丈夫无缘无故进派出所,受了一身伤回来,谁看了都很心疼,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向公安、信访等部门举报,但几天了还是没有回应。

  问及接下来的打算,陈先生说,现在每天头部都很眩晕,希望自己尽快好起来,“派出所要给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且公开道歉,还要合理的赔偿。”

  7日下午,南海网记者从三亚市公安局获悉,该局纪检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南海网记者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