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最引人瞩目的新闻,毫无疑问,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30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帮助和支持中国抗战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而海南日报客户端小编注意到,其中至少有1人其生平与海南关系密切。他,就是刘振华上将。

  1938年元旦,在中共山东省委领导下,当地民众发动了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八路军山东省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不久,刘振华参加了八路军。这位身经百战的传奇将军,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28岁时任40军118师政治部主任时,率领一个加强团成功登岛,为海南全岛解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特殊作用。2015年2月,刘振华著作《海南之战》正式出版。

  5年前,纪念海南解放60周年之际,刘振华曾接受《今日海南》杂志专访,海南日报客户端特刊此题为《海南解放,琼崖革命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旧文,向刘振华上将致敬。

  时隔60年,刘振华上将回忆起当年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的亲身经历,仍然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1950年,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40军118师政治部主任的刘振华,带领一个加强团先遣跨越琼州海峡天险,为解放海南岛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他看来,渡海战役之所以获得成功,海南岛的革命力量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海南有个冯白驹,金门没有,这是解放海南岛的一个优越条件”

  时光回溯到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

  1949年末,国民党军在大陆溃败后,残余部队退至一些岛屿,其中最多的是退至台湾岛,其次是海南岛,妄图以两大岛屿互为犄角,借以作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卷土重来。海南岛是南中国的门户,岛上资源丰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如不早日解放海南岛,后果不堪设想。解放海南岛的任务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交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军团。

  刘振华所在的第40军正是归第15军团指挥。

  “解放海南战役非常特殊,在陆地上作战是按照毛主席说的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可是解放海南就不一样,要跨越一道海峡,我军缺乏作战经验。”刘振华回忆说,再加上当时金门失利不久,我军3个半团9000人进攻金门岛,全军覆没。当时大家对渡海解放海南岛作战显得格外的谨慎。

  但是,解放海南岛战役和金门战役有着相当大的区别,毛主席说,海南岛有个冯白驹,金门没有,这是解放海南岛的一个优越条件,琼崖纵队可以作为内应,而且这支队伍非常团结,在海南人民中有着很高的威望,因此,渡海解放海南岛是有相当把握的。

  1950年1月,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在地下党员的帮助下从马村乘船前往雷州半岛,此行,他要将海南岛上的革命声音带给解放大军,这是解放大军第一次和琼崖纵队的主要负责人碰头,对整个渡海登陆作战,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符振中一到雷州半岛就遇到了我们的部队。”刘振华回忆,当时战士们听不懂海南话,误以为符振中一行是特务,将其抓了起来。所幸,符振中随行人中有人会说普通话,便进行了解释,而且符振中身上还带有文件,这才知道他是琼崖纵队的参谋长,继而将其送往军部,然后送往广州。

  在广州,符振中见到了叶剑英,并在广州军政委员会向时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的叶剑英、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第15兵团第一副司令员洪学智、第15兵团政治委员赖传珠等人进行了汇报。

  刘振华说,符振中就海南岛根据地及党组织、琼崖纵队的兵力、分布等详细情况、敌人的组织和分布以及敌人在沿海区域的分布等方面进行了汇报,这次汇报非常重要,使渡海大军对海南岛敌我状态有了清晰的认识。

  当时符振中传达了冯白驹的意见:一是如果大军暂时不能过海,是否能支援一批武器弹药和派一些医生先行上岛;二是建议渡海大军先派一定兵力偷渡进入海南岛,一方面增强岛上的防御力量,另一方面这也是策应大军大规模渡海作战。

  “如果没有海南军民的支持,渡海部队不可能这么迅速解放海南岛”

  为了配合即将开始的渡海作战,以琼崖纵队为主的海南革命力量做了大量的工作。在解放海南战役打响之前,冯白驹派遣了大批海南干部来到作战部队担当向导。200多船工也自告奋勇,为作战部队驾船。海南岛上全民总动员,接应大军登陆,这为胜利解放海南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刘振华说,海南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琼崖纵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的人民军队。它在海南岛上坚持了23年的革命战争,孤军奋战,在解放军渡海前夕发展成为一支具有上万人的队伍。

  部队渡海前夕,敌人疯狂地对我军民进行清剿和猛烈的扫荡,尽管如此,琼崖纵队的指战员并没有畏惧,经过2个多月的艰苦战斗,共计歼敌400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72挺、迫击炮10门、掷弹筒28个、步枪1000多支,同时拔掉敌人据点30多个。特别是琼崖纵队第三总队在定安领口战斗中,经过三次战斗歼灭了敌人一个团;第五总队在昌江东号公路的新宁坡战斗中,一举歼灭敌人一个加强营。

  刘振华说,琼崖纵队广大指战员以消灭敌人的实际行动,有效配合了大军渡海解放海南岛。此外,在海南区党委和琼崖人民政府的号召下,海南人民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支前活动,为接应大军渡海做好准备。当时,文昌地区的群众生活极为困苦,但是当地群众宁愿自己忍饥挨饿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准备迎接大军的物资——昌洒、翁田的渔民,捕鱼抓虾和摘椰子出售换钱买“解放公债”;抱锦等乡的妇女慷慨地把自己心爱的金银首饰捐给政府,用于支援渡海部队。

  最让人感动的是海南的黎苗同胞,他们原本生活困苦,常常饥一顿饱一顿,但是当得知解放大军要来时,他们争先恐后地捐款捐粮,有的甚至把春耕的种子也捐了出来。

  在刘振华上将的回忆中,五指山地区群众对解放军的深情最令他感动,“老百姓给我们留下了米,自己舍不得吃,等我们到时,发现粮食留得都霉掉了。他们的牛不拿来耕田,也是拿来吃的,都给我们留着。”

  山区条件艰苦,当地群众不论男女老少,都衣不蔽体,“我们的战士刚去时,有些不好意思,脱下自己的衣服给老百姓,但他们都不要,说穿不惯。没有地方住,东西也吃光了,我们一个班分成两部分,上半班负责盖房子,下半班负责找吃的。那时候,山区到处都是可以吃的野果。”

  刘振华深情地说,如果没有广大海南军民的支持,渡海部队不可能这么迅速解放海南岛,琼崖纵队在策应部队方面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海南的党组织、老区人民给予了部队极大的帮助,这让渡海部队的指战员非常感动。

  “把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海南岛全岛宣告解放”

  1950年3月5日黄昏时分,随着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的一声号令,我40军118师352团渡海先锋营的800名勇士直扑海南岛。

  3月6日下午1时30分,渡海先锋营登上海南岛,随后在琼崖纵队的接应下迅速向五指山挺进。

  3月10日下午,第43军128师383团1营1070人,终于等来了盼望已久的东北风。并于12日清晨登上海南岛,同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独立团会师。

  首批两个加强营的偷渡成功,加强了岛上我方力量,并为主力部队最后登陆积累了经验,创造了条件。为进一步摸清“伯陵防线”(时任国民党军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由此得名)的虚实,为大举跨海登陆做准备,邓华等决定进行一次强渡。

  “1950年3月初的一天,军党委决定以我师一个加强团进行第二次偷渡。”刘振华说,军党委决定让他带领这支队伍偷渡到海南岛去。

  3月26日晚7时30分,81艘战船带着2999人,由雷州半岛的灯楼角起航,向西南方向的临高角前进。刘振华与时任琼崖纵队副司令员的马白山在同一艘指挥船上。

  凌晨5时左右,天快亮了,在我军船队的前面,迷茫的海面上隐约现出一道朦胧的山廓。右前方远处忽然传来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马白山说,可能是接应部队在临高预定登陆地点和敌人打响了,而指挥船对面可能是澄迈县的海岸。这时候我们的船队要到临高,至少还需要3个小时。

  刘振华果断地发出命令:就近靠岸,强行登陆!

  成功登陆后,刘振华带领登陆部队向五指山方向进发,4天之后和琼崖纵队和先锋营胜利会师。刘振华记得:在欢聚的日子里,琼崖纵队把自己的菜金减少一半,省下来给登陆部队用,并把全部的大米供给登陆部队,而他们自己却啃着红薯充饥。在刘振华要求改变这种特殊待遇的时候,琼崖纵队的战友都说:毛主席派你们来帮助我们解放我们的家乡,怎么能让你们挨饿呢?

  4月16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海南岛发起总攻的日子,以马白山为司令员、刘振华为副政委的岛上西线指挥部,负责接应40军登陆。马白山、刘振华统一指挥118师4个营和琼崖纵队一纵队3个团,共万余人,越出五指山,猛打猛冲杀向敌人背后,于17日的拂晓,一举攻占了位于海口市以下100余里的海岸制高点——临高山。

  在临高山上,他们看到我军主力已经浩浩荡荡逼近海南岛,却遭到了敌海防部队的顽强抵抗。马白山、刘振华他们利用的临高山上缴获的6门大炮,瞄准临高城和敌滩头阵地猛烈轰击,连连命中,有效地压制了敌人的炮火,打垮了敌人一个师的兵力,有力地支援了主力船队的成功登陆。

  4月20日,马白山、刘振华带领352团2营和琼崖纵队一总队3个团,攻克临高县城,继续向西进发。直至5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把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海南岛全岛解放。

  在胜利班师海口的途中,刘振华遇到了琼崖纵队司令员、政委冯白驹。冯白驹用海南特色的美酒佳肴欢迎刘振华一行。面对豪爽的冯白驹,刘振华由衷地说:“我们能够渡海登陆成功,全靠你们的全力支持和配合,否则我们是很难成功登陆并站稳脚跟的,这功劳应该归功于你们,归功于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和英雄的海南人民。”

  在接受采访时,如今已经年近九旬的刘振华将军反复说:毛主席说“海南有个冯白驹”,正是琼崖纵队的接应,让我们解放海南容易了许多。

  刘振华简历

  1921年7月生,山东泰安人。

  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8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大专学历。上将军衔。

  1938年4月参加八路军,任山东抗日游击队4支队战士、排指导员、连政治干事、副指导员、指导员。

  1940年任八路军山东纵队4支队1团2营教导员。

  1944年任鲁中军区第3军分区9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

  1945年任鲁中军区赴东北干部营副政委,东满人民自卫军直属1支队政委兼宽甸县卫戍司令员,辽宁省军区保安第3旅(后改独立3师)副政委,辽宁省军区第2军分区副政委。

  1947年任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7师20团政委。

  1948年任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7师政治部主任,第4野战军第40军118师政治部主任。

  1951年任志愿军直属游击支队支队长。

  1952年任陆军师长。

  1955年在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系学习。

  1957年任陆军军副军长、参谋长、副政委。

  1964年任陆军军政委。

  1969年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兼旅大警备区第1政委、军区党委常委。

  1970年任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

  1976年任外交部副部长。

  1979年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党委常委。

  1982年10月任沈阳军区政委、党委书记。

  1987年11月-1990年4月任北京军区政委、党委书记。

  1993年3月任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964年4月晋升为少将军衔。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98年7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

  为中共第九至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