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同城待遇”还有多远?

  月平均工资仅为在岗职工的41%,基本处于职工工资收入的最低层

  他们像城里人一样工作,但大多处于职工工资收入的最低层;他们中参加养老、医疗、失业、生育等保险人数比例不足一成……他们盼像城里人一样生活,共享城市温暖——

  -海南日报记者陈蔚林

  骄阳似火。8月20日中午11时许,四川籍农民工陈茂华正在与其他两户人家合租的出租屋里,挥汗如雨地为丈夫及其工友准备午餐。

  “得抓紧点儿,再过一个小时,会有十四五个工友过来吃饭。”说话间,几大盆青菜端上桌,手脚麻利的陈茂华忙里忙外,想要在这间不过十余平方米的客厅里,为一排摞得老高的塑料椅子腾出位置。

  陈茂华是6年前与丈夫到海口务工的,随行的还有远亲近邻十几人。远离家乡,他们将一家人的生计寄托在一家规模不大的装修公司里,每日起早贪黑,试图融入这座原本并不属于,而今仍不属于他们的城市。“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长。”陈茂华笑得有些勉强。

  农民工,是指户口在农村、户籍身份是农民,但长期生活在城镇或城市,临时从事第二、三产业劳动,以此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劳动者。

  根据外出务工目的地不同,农民工一般分为两类:一是本地农民工,指调查年度内,在本乡镇地域内从事非农活动的农村劳动力,即“离土不离乡”的农民工;二是外出农民工,指调查年度内,在本乡镇地域以外从业6个月及以上的农村劳动力,即“离土又离乡”的农民工。

  由省总工会提供的调研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初,全省农民工约154.3万人,其中,在琼务工的农民工142.9万人,包括外省来琼农民工50万人、海南籍在琼务工农民工92.9万人。另有11.4万人为出省务工的海南籍农民工。

  多年来,这些农民工像城里人一样工作,他们的身影似乎已经融入城市的人流,而现实却是,他们面前横亘着难爬的“大山”:薪资待遇低、子女入学难、购买社保少、安全生产没保障……

  关键词薪资

  挣这点钱仅够填肚子

  8月27日一大早,在一家建材城打零工的安徽籍农民工张大哥就带着女儿小红来到了海南省希望学校。为了给老师留一个好印象,临出门前,他给暑假里为了节省水费很少洗澡更衣的女儿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无奈的是,换上的衣服仍然褴褛而不合身。

  因为家庭贫困,他的妻子几年前离家出走,留给他的是4个处于学龄期的孩子。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张家现年15岁的大儿子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给父亲帮手,唯一能让小张铆足劲儿和成年人一样卖力干活的动力,是弟弟妹妹们可以继续上学。

  这次见面商谈,学校为小红和其他几名家庭贫困的农民工子女全免或减免了部分学费。在这所95%以上学生均为农民工子女的学校里,不过千余元的学杂费依然让他们时刻面临失学的危机。

  近期,省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工委根据省人大常委会2015年监督工作计划安排,深入海口、三亚、儋州、定安等市县,就我省农民工就业情况作了专题调研。据省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工委撰写的《关于我省农民工就业情况的调研报告》(下称《调研报告》)可知:2012年,海南籍农民工外出从业人均月收入为1560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730元;在本地务工的人均月收入更低,只有1369元,仅有当年全省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41%,基本处于职工工资收入的最低层。

  近年来,我省逐步调高最低工资标准,但有的用人单位录用农民工,不管劳动强度多大,一律按最低工资标准执行,将最低工资标准普遍化、泛化。《调研报告》称,在海口市农民工主要从事的行业中,收入较低的是餐饮住宿业、服务业中的环卫保洁、物业保安——2014年月均收入分别为1600元、1100元。而2015年我省一类地区最低工资标准已经达到1270元。

  不仅如此,省总工会通过调研得知,8成以上的农民工没有节假日,经常加班加点,这实际上部分抵销了农民工工资增长幅度。

  租住在海口府城的农民工徐大姐从定安县农村到海口打工已有多年,如今她在一家老爸茶店当服务员,每月工资不足1500元,却要赡养两个多病的老人并抚养3个年幼的孩子。徐大姐的丈夫几年前因为工伤抢救无效去世,这个反复提醒自己“为母则强”的年轻妇人,为了改善生活,和许多农民工一样必须加班加点或者兼职打两份工填补家用。

  记者从省总工会了解到,在海南,农民工收入较高的是建筑行业,人均月收入4000元,个别工种的月收入甚至达到2.5万元,但是我省的建筑工人中,90%以上是外省工人,从事收入较高工种的人员绝大多数也是外省工人。

  本省农民工则大多数学历低、劳动技能和谋生手段单一,劳动就业状态不稳定——在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建筑业和某些服务业,很多就业岗位随着产业更替和市场周期而频繁流动和变化,他们中的很多人每年都面临失业再就业问题。如同张大哥所说:“拼了命想护在手里的饭碗,不知哪一天就自己碎了。”

  70%的农民工讨薪案件存在堵塞交通、跳楼喝药等过激行为

  关键词维权

  被欠工钱,空手难回家

  “这里的老板欠我们工钱,空手回家不如跟你同归于尽!”8月20日中午,海口龙华区海运路与新港路交接处的一座大厦楼顶,两名情绪激动的男子与民警僵持了4个多小时。

  据了解,这两人一人是建筑这座大厦的农民工,另一人则是雇佣他的包工头。

  这两人为何会一同以过激行为讨薪?原来,该项工程已经完工许久,包工头却没有给农民工结清工钱。可包工头也有自己的苦衷,是该项工程的开发商没有给他结清工程款,所以他也无法给农民工发放工资。无奈之下,利益被捆绑在一起的两名男子选择了用跳楼这种极端方式讨薪。

  记者从省人社厅劳动保障监察处得到一份数据:去年以来,省人社厅专门牵头,协调省公安厅、省住建厅、省交通厅、省水务厅、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省工商局、省总工会等8家单位和部门组织成立了8个专项检查组,会同各市县劳动监察部门,对全省各市县的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进行专项检查。这项调查涉及用人单位9166家、劳动者39万余人。截至目前,被发现有欠薪行为的用人单位已为1万余人补签了劳动合同,为4万余名劳动者补发工资共6.7亿余元。此外,检查组向公安机关移送欠薪犯罪并立案68件,追回劳动报酬1735万元。

  但是,这些可喜的成绩也揭示一个真相——工资支付不及时,仍是农民工群体面对的“老大难”问题。省总工会副主席揭晓强告诉记者,绝大部分农民工在工作中遇到不公正的待遇时会主动寻求帮助,但由于法律知识欠缺,经常出现求职时不了解自己应有的权益,工作过程中不注意保存证据,甚至在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会采取堵塞交通、到党政机关上访、绑架包工头、跳楼跳河喝药等过激手段维权。

  一组数据触目惊心——据劳动监察部门统计,我省近年发生的农民工讨薪案件中70%存在过激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