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草丛现女尸案告破:疑似女孩打黑车遭性侵后被掐死。济南草丛现女尸案告破:疑似女孩打黑车遭性侵后被掐死。
事发现场。事发现场。

  9月13日,济南草丛现女尸成为舆论关注焦点,一名市民无意在草丛中发现一具女尸。据警方调查,济南草丛现女尸案告破,疑似女孩上班时搭乘一辆黑车,遭黑车司机强奸后被掐死并抛尸!

  清晨早高峰期间,一个上班族,搭乘一辆“黑车”上班,在城市里早非新事。23岁女孩郑某9月11日的这次搭乘,却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末路。

  一个23岁的工薪女孩,一个27岁的“黑车”司机,两人原本陌路,缘何一经遭遇即是一场令人唏嘘的恶性刑案?继9月13日报道此案后,当天,本报记者继续深入案发地点、嫌犯村庄等地调查采访,试图从诸多细节中寻找到悲剧背后的诸多蛛丝马迹。

  调查显示,居于事发地附近村庄的嫌犯刘某,曾有两次婚史;而警方信息则称,女孩上车半小时内就遇害。有关人士分析认为,此案或有预谋,尽管预谋的结果未必是致死。但当事嫌犯的具体作案动机,尚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

  抛尸拆迁村落一天后地上仍有血迹

  在济南市历城区合二庄村,放眼望去,周边遍是废墟。作为一个新近开始动迁的村庄,多数村民已经外迁,只有极少数人居住。走在村内,偶尔遇见的只有一些工人在房屋的废墟上施工。

  在13日中午10时许,现场的地面上仍然残留着一些血迹。据目击者称,女子被发现时,身子朝下弯曲着,头部朝西边,头发是黄色的,个子不高,脚上只穿了一只鞋。

  “下面的裤子被扒到小腿那儿了,屁股都露在了外面,上半身也敞着怀。”村民猜测,“之前很可能遭遇了侵害。”

  “(犯罪嫌疑人的)车是从鲍德炉料公司前面的道路北拐,然后开到村口这个地方发现开不进去了,就把尸体抛到这儿了。”另有知情的村民介绍,死者郑某可能不是在合二村被杀害的,因为死者被发现时头发是平铺在地上的,像是拖过来的。

  “发现被害女子的尸体后,村子里的女人都特别震惊,很害怕,这两天都不敢来了,要来也得结伴来。”村民说,在8月中旬村子进行拆迁时,村里人担心安全问题,把通往村子的几个路口堵住了,车辆无法通行。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此案。村民分析,“可能是12日凌晨的事。”

  车上或有打斗女子被掐死

  正如目击村民猜测的,遇害女孩被发现的合二村,的确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警方知情人士介绍,经过初步侦查,当事女孩或在乘车半小时内即遭到侵害。

  对比发现,死者郑某家属向济南历城区港沟派出所报案时,同一辖区的唐冶派出所,刚刚接到群众报案称发现了女尸。办案民警出警勘查发现,在合二村西南角被发现的遇害女子,正是一家人苦寻一日未果的郑某。

  根据警方第一时间监控到的郑某搭乘车辆的信息,警方第一时间调取了所涉车辆车主刘某的相关信息。经过8小时的缜密侦查,12日下午5时,警方安排力量在刘某暂住的田园山庄小区内设伏,几分钟后,走下楼来的刘某被民警当场控制。

  “当时正要去接活。”知情人士介绍,当事嫌犯刘某,经常开着私家车搞营运,也就是我们惯常所说的“黑车”。

  依据视频监控记录下的时间,9月11日上午8时23分,一个人在经十东路力诺科技园站等待公交车拟往舜泰广场上班的郑某,在刘某停车后上了车。车辆由东向西行驶20多分钟后,便告“失联”。

  知情人士透露,警方截至目前的侦查显示,郑某的死亡时间恰恰就在上车半小时内。据称,当天上午不到9点,刘某在车上与郑某发生撕扯搏斗,其间,刘某用双手掐郑某颈部致其死亡。

  对于撕扯打斗的原因,也就是当事嫌犯刘某的作案动机,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

  而据透露,刘某将郑某杀死后,又搜走了其随身携带的钱财物品,并擦拭了打斗过程中喷溅的血迹,最后抛尸荒野,并扔掉了对方的手机。

  另据了解,嫌犯刘某在搏斗过程中也被抓伤,回到家时,其父母问到抓痕,刘某回答是跟朋友打闹所致。警方人士介绍,目前尚未发现嫌犯刘某之前存有前科。

  “刘某被抓以后,一开始死不认罪,直到看到视频证据,才坦白。”知情人士说,目前,郑某是否遭遇刘某性侵害一事,还有待进一步调查核证。

  嫌犯家境尚可平日开黑车赚钱

  案发地距离嫌犯刘某所在的唐冶街道办事处章灵三村并不远,二者相距大约7公里。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不管是合二村还是章灵三村,都处于拆迁之中。

  “就是他,他是这个村的人。”在章灵三村,看到记者展示的警方抓捕刘某的照片后,一位村民直言,对刘某涉嫌杀人被抓一事,村里已有所传闻。

  有村民称,嫌犯刘某平常多驾车在事发区域转悠,拉客赚钱。属于城乡接合部的这一区域内,有几所高校,外来人员相对较多,为“黑车”的存在提供了土壤。

  今年27岁的刘某,是家里的独子。早在2014年冬天的时候,他与父母就搬到了田园山庄小区。在村民的印象里,平时的刘某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家里的条件也还算可以,平常并没有什么大不同。让村民印象相对较深的是,尽管只有27岁,但刘某已经结过两次婚,育有一子。

  “他之前跟第一个老婆离异,后来又找了一个。”有村民结合其此次的涉案推测,“做出这种事,很可能跟他的两次婚史有点关系”。

  综合警方和村民的相关说法,有关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在载客后如此短的时间内即行作案,说明此案在一定程度上或有预谋,尽管预谋的结果未必是致死。但警方人士拒绝对这一分析予以置评,对于当事嫌犯的具体作案动机,警方目前仍在做进一步的调查。(综合新华网 齐鲁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