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海南日报客户端 | 记者孙婧

  “如果你要问我身后如何打算?本人回答是:生命的价值在于贡献,遗体如有使用价值,就捐献遗体。”近日,才病愈出院的86岁的三亚市司法局退休职工陈跃光,搭公交、拄拐杖,颤颤巍巍走进三亚市红十字会办公室,把自己的一封亲笔信交给工作人员,信的第一段是这样写的。

  在红会的工作人员手里,存着一份只“完成一半”的人体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志愿书,只见陈跃光自己的签名,亲属一栏里的签名空缺着。

  9月24日,应陈跃光的邀请,三亚市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杨亚锋前往三亚市中医院老年科病房,给他带来《海南省遗体捐献登记表》。也是在这里,海南日报记者首次见到陈跃光。老人身体干瘦,眼睛却炯炯有神,手背还留着胶布棉花,背后垫了几床被子,才能勉强坐着说话。

  “医院几乎成了我第二个家,反复住院、出院,早就看淡了生死,几年前海南日报的一篇报道,给了我新的想法。”祖籍琼海的陈跃光是个63年党龄的老党员,虽只有小学文化,但多年热爱读报剪报的好习惯,也在不断回赠他新的观念和视野。

  陈跃光回忆道,2016年6月22日,海南日报一则新闻《三亚一老人签署自愿捐献书》引起了自己强烈的兴趣。这则报道关注到三亚立才农场69岁的退休女职工雷淑云,通过说服家人获得支持,最终成功签署《中国红十字会遗体捐献自愿书》,初步完成对自己身体的安排。

  “人总是要去世的,还不如捐出来,救人也好,做医学研究也好,都比埋了值得。”雷淑云这句印在报纸上的话,打动了陈跃光。“我感到一股进步的力量!人的价值是奉献,年轻的时候要奋斗,现在我老了,去世后捐献,至少比火葬还有点用处。”提起死亡,他一脸泰然。

  此后,为了给自己的决定寻求“助攻”,陈跃光不断收集报纸上他人捐献器官遗体的报道,以及党政相关规定、其中有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关于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意见》,鼓励党员、干部去世后捐献器官或遗体;也有三亚市(2016)6号文《三亚市殡葬管理规定》里,提倡捐献或有偿利用遗体中有医疗价值的器官,用于救死扶伤,发展医疗事业等。

  陈跃光曾信心满满地与家人沟通想法,用报道和法规摆事实、讲道理,但家人始终无法同意他的决定。

  态度更坚决的陈跃光,转而决定向政府求助。“只要我认为对的事,我会一直坚持,但这个路子不好走,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冲破思想束缚。”他琢磨着,写下一封给三亚市委书记、市长的公开信。

  信中写道:“望能用新思想深入改革创新,破旧立新,把支持火葬和支持遗体捐献摆在同等重要议事日程上……让遗体捐献生命价值永放光芒。”陈跃光相信,有党和政府的提倡,有大众媒体的宣传,器官和遗体捐献的大众认知度、接受度会越来越高,“我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土地改革,也是党和政府带头支持农民冲破旧思想、旧束缚,最终走向新时代的。 ”他希望有一天,像他这样想法的人能获得更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