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报全媒体讯(椰网/海拔手机端记者 魏铭纬 柯育超 摄影报道)如果椰树门广场再次开放了,老王觉得自己还能够在里面跑上几圈。这几年,他的身体加速衰老,他所惦念的地方却经年沉默,只间歇能听见几声施工的声响。

  椰树门广场坐落在海口市中心的一角。在它背后,解放西路商铺林立,川流不息,一些老字号的饭店永远有大批顾客在排队等候。尽管属于老商业街区,街边商超装修得颇具现代风格,阳光下的玻璃墙显得熠熠生辉。它所面向的广场路一如既往地安静,人们通常在闲聊和漫步。天气晴朗的日子里,茂盛的行道树叶中藏不住鸟儿欢鸣,摊主们边打着盹儿,边轻嗅吹过东湖的微风特有的水润花香。

  现在看起来,椰树门广场封闭的施工环境仿佛与周遭都格格不入,却也是老海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是海口早期的市中心,曾是海口最富生命力的地带,它见证了这座城市六十多年来的变迁和发展。

  今年60岁的老王从小就居住在广场路旁,他每天都要走走那些“动”与“静”的街道,有时只是漫无目的地缓慢踱步,只为了看见和回忆在发展中此消彼长的风景。

  一

  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更喜欢把椰树门广场称为海口人民广场。

  上世纪五十年代,海口大同东路一带曾是一大片广阔的沼泽地,地势低洼,长满了灌木和荒草。当年的海口市政府决定将这里填成平地,建成人民广场,以便进行大型文体活动。于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军民大奋战就此展开。

  曾在海口市一所中学任初中班主任的李小山(化名)当时只有二十来岁,他清楚记得,政府发动了市里四所中学的师生,参与到建设海口人民广场的活动中去。“那时上面下达了任务到我们学校,各全校各个班级都摊派了任务。每个班负责处理一片区域。”

  李小山说,他在班上给学生们分配了任务,大家领到了学校给的农具,兴冲冲地来到工地,看到了壮观的场面。“沼泽地很广,里面热火朝天全是干活的人。我们从别的地方挖来土,用牛车一担担运过来填平。”李小山回忆,交通工具在当时是很稀缺的东西,要运输大量的土,同时还缺少拉车的牛。学生们赤着上身,甩开成片滴下汗水,轮流着把运着土的车拉到工地。“虽然很累,可那时候大家极为热情,没有一个人叫苦。我们一心只想着快些把广场做起来。”

  建成以后,海口市在大同路与广场路交界处立了一块椰树造型的雕塑,取自海口市“椰城”的美誉,以此纪念海口军民建设广场的壮举。因此,“椰树门广场”便闻名于世。

  自椰树门广场建成以来,海口市的大型文体活动,政府组织的大型会议等,都在这里举行。1988年海南建省后,海口市人口呈爆发式增长,越来越多的市民开始涌向广场运动,这里逐渐成为名副其实的市中心。

  二

  如果运动是一场对理想生活的“朝圣”,对当年很多海口人来说,椰树门广场是独一无二的“耶路撒冷”。

  最初,它是附近海口十一小等几所小学上体育课和开校运会的地方。曾经毕业于十一小的莫先生直到如今依然保持运动的习惯,最钟情于踢足球。“我爱踢足球,说起来还是上小学时养成的习惯。那时周五下午通常是体育课,我和同学干脆把书包背到广场里,踢了一下午的足球。”有时候他开车经过椰树门广场门口,会稍稍停留一阵,当他摇下车窗注视着大门时,仿佛能听见久违的呐喊和助威声。

  因为经常有其他学校的师生前来上体育课,学校之间商议,决定共同办一次校运会,“好比在大学时上的大课一样,我们校运会不是特别正式,就像上一堂体育大课。”莫先生说,学生们围了半个广场加油助威,其中不发女孩子们清脆的嗓音,这个时候他带起球来就“倍儿有动力”。

  后来,这种校运会几乎年年开,成了学校间的传统。而运动场也进行过两次大的翻修,其中,以1990年代后期的一次翻修动作最大,球场由红沙地变成了草坪地。

  半个多世纪的早晨和下午,市民在这里晨练、踢足球、慢跑、打篮球。在万绿园建成之前,这里也是海口几代人最重要的休闲场所。在封闭改造前,海口市每年的“迎春杯”足球赛都会在这里如期进行,这项已举办了数十年的比赛已经成了海口的传统赛事,深受球迷的喜爱。

  浓厚的运动氛围,同时推动椰树门广场周边体育行业的大幅发展。因为拥有当时最早最大规模的运动场,海口市体校选址旁边,方便进行赛事训练。而围绕着广场,海口最早一批运动器械店竞相开业,直到现在仍能看见其中几所店铺的影子,经营了近30年,已经拥有不小规模。“海口第一家专业的体育器材店就是在这里发家,这边是海口早期卖体育用品的最火爆的地方。”一位在广场附近经营体育用品店的市民告诉记者,椰树门广场的存在,一度拔高了海口体育行业的影响力。

  三

  椰树门广场东侧的小路上,海口市青少年宫曾是童年夏天里一抹轻快的云。

  1975年,海口市青少年宫在此地建成,作为青少年校外活动基地,建筑面积有近万平方米。陈先生还记得,建设之初,少年宫里有一个露天电影院,电影院旁还配有很多青少年娱乐项目。“那时候在广场踢完足球,我们会结伴来到少年宫玩,里面有桌球厅、乒乓球厅、碰碰车、太空飞车,还有电子游戏机。”

  1987年,露天电影院彻底停业。而由于经费不足、设备陈旧等原因,娱乐设施也逐渐退出孩子的视野。在娱乐项目越来越少时,宫内的培训机构却逐渐兴旺。“我们当时说少年宫是‘培训宫’,放暑假的时候,爸妈催着安排来上兴趣班,这时候总会想些办法溜出去玩耍。”陈先生笑道。

  逃课的孩子们百无聊赖,沿着椰树门广场高大的围墙溜达时,会遇见蹲在墙边卖菜的菜农,他们的脚边摆放着箩筐和扁担,框里摆放着一把把新鲜的蔬菜,妇女们在这里挑菜和砍价。另一边是“炸炸一条街”,摊主们推着小车排成一行,用一块木板铺在小车上,摆放各式各样的串起的食材,经油锅一炸而弥漫的油烟香气,便是最致命的诱惑。

  “那时候汽水是一元一瓶,最喜欢站在广场的围墙下,有大片的树荫遮阳。咬一口烤串时,还能听到少年宫楼上传来的渺茫歌声。”陈先生感叹,“总以为少年宫不会拆,我们永远不会长大。”

  2013年8月,广场路附近的居民被少年宫内不断传出的“轰隆”声所吸引驻足,他们看见老旧的楼房不断塌下,碎石和钢筋散落在操场上。2014年,一座新建成的九年一贯制学校整合了周边的小学,在原少年宫的旧址上诞生。少年宫消失了,小路上再也没有了叫卖的声音。

  四

  也许椰树门广场最热闹的时刻,莫过于举办演出的那些日子。隔着海峡的人们一向不满足于倾听,几乎每一次有亲眼所见的机会时,总能被点燃所有激情和热爱。

  有关椰树门广场演出活动最早的记录是1958年,有报道提及:粤剧名演员马师曾到海口工人文化宫演出,本打算演出一场,结果由于前来观看的海口市民过多,竟将门口的木栅栏推倒了,主办方只好临时将演出地点改为能容纳更多人的海口人民广场。

  2001年11月16日,谭咏麟首次在椰树门举办“爱在深秋”演唱会,作为引领粤语流行音乐进入全盛时期再到巅峰时代,“校长”谭咏麟的到来迅速引起轰动。那一年,小许才刚上小学一年级,跟着父母来到海口谋生,“我爸爸是不折不扣的谭咏麟歌迷,他十分想去看演唱会,但我们买不起票。”傍晚,父母带着年幼的他来到广场路上,“一路都是人和车,堵得死死的,爸爸牵着妈妈手不敢松开,捏得她的手指都发白了。”

  小许依然记得那晚东湖寒冷的晚风,无数星星倒映在湖面上,父亲在一旁静静听着,可四周只有吵闹的喇叭和喧嚣的人群。“我后来很喜欢听谭咏麟的歌,大概是那天晚上,我见到我爸这么多年里,唯一一次青春年少的模样。”小许说。

  2003年11月15日,张信哲、周华健等港台明星演唱会也选在椰树门广场举办。千禧年前后,港台音乐正处于“黄金期”,港台歌手经常到内地演出,但是能把多位当红歌星聚拢到一个舞台上、以演唱会的形式出现却不多见。正因如此,这次演唱会又海口歌迷中轰动一时。

  “那时候天气已经比较冷了,但是现场近2万名观众的热情很高,大家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跟着自己喜爱的歌手齐声合唱,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梁先生回忆道。四个在歌坛打拼了一二十年的巨星,他们拥有很多脍炙人口的名曲,他们拥有无数热爱拥戴他们的歌迷,在掌声和鲜花堆砌成的舞台上,他们的光芒耀眼夺目。演唱会在四人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中落幕,“很多人至今都难忘那晚的皎洁月光,有人还当场表白了。”

  五

  一切都在2013年戛然而止。

  有报道称,事实上椰树门广场的人流量在2010年后就开始急剧减少,主要原因在于硬件跟不上时代。

  “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跑道一直是沙土,运动器材还是二十年前的款式,有些器材坏了几年都没人修。”老王告诉记者。

  2013年以前,周边小学依然将广场用于体育课,但“学生们运动越来越不积极,体育课时干脆蹲着,什么也不干。”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曾经有个学生说,老师,篮球场怎么全是泥土啊?”

  学校间的校运会早已停止不办,演唱会也改在更新更宽敞的体育馆进行。老王和一些住在周边的人们仍然坚持每天进场运动,不愿离去。直到有一天再也进不去。

  2013年6月28日,海口椰树门广场人防工程并体育场改造项目开工。项目将高于广场路面1.8米建设一个标准足球场、400米塑胶跑道田径运动场以及三层体校教学楼、能容纳1000人的看台和体校活动中心。

  一开始,人们对改造椰树门广场充满信心,而七年过去了,大家每天经过的还是那封闭的大门。到底建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开放?人们心里打着大问号。

  近日,记者走访项目现场发现,广场已经建成了地上看台,足球场也铺上了草皮,但塑胶跑道仍尚未完工。广场周边是已建好的商场,装修以及消防设施也已完成。商场地下停车场已经投入使用,设有300多个车位,比较宽敞。

  据了解,目前椰树门广场项目已接近完工。随着塑胶跑道完工后,体育场预计11月开放使用,地下商场部分在完成招商后也将投入运营。

  听到这些消息,老王看起来有些开心,却只是快步离开了广场大门,“我告诉那些老朋友,不久后就可以进去跑步了。”

  “不过现在我腿不好,估计跑不了太久。”他转念一想,又笑道。

  “广场修好了,市中心也不在这了。”他又望了望椰树门说。

  [责任编辑:张美儿]

  [内容审核:关业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