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生了社区团购这一新业态,社区团购团长成为一种新职业

  我的团长我的团

  ■ 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张琬茜 蔡曼良

  “来啦陈姐,您订的西红柿在这儿!”“刘叔,花生油给您放篮子里,鱼腥草凉拌好吃。”1月26日9时,在海口市星华海岸城小区“业主之家”门口,家庭主妇涂炳凤一边给邻居们分发团购食材,一边不停嘱咐。

  与此同时,值了一个夜班刚醒来的媒体人林卿,正盯着微信群统计团购接龙的数量。

  与林卿相隔约6公里的翰林西苑小区的宜乐顺便利店里,店长刘晓辉正按订单核对整理刚送来的新鲜食材。线上线下的“忙碌”,开启了她们3人作为社区团购团长(以下简称团长)的一天。

近日,在海口市龙华区翰林西苑小区外的一商店内,社区团购团长刘晓辉将团购的商品交给客户。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近日,在海口市龙华区翰林西苑小区外的一商店内,社区团购团长刘晓辉将团购的商品交给客户。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

  2020年,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更多消费者养成了社区团购的消费习惯。这种新电商业态,兼具新零售模式和熟人社交属性,不仅给人们带来极大便利,同时也催生了团长这一新职业。在这个市场估值超千亿的新业态里,团长可看作是社区团购的KOL(关键意见领袖),其能力和影响力如何直接关联社区团购的订单规模。

  那么一名好团长是怎样炼成的?这一职业前景如何?一起来看看团长们怎么说。

  A

  “宝妈”团长

  贴心服务赢得社群信赖,既能顾家又赚外快

  据相关资料显示,团长的人员构成中,“宝妈”是占比很大的群体,涂炳凤便是其中之一。

  2019年8月,涂炳凤带着3岁的女儿到广州探亲,发现当地很流行社区团购,而海南尚未兴起。“考虑到女儿还小,希望能做一份既有时间照顾孩子,又能补贴家用的工作。”回到海口后,她打听到了当时在海口较早成立的团购平台,毛遂自荐成了团长,自家便成了货品收发地。

  别看涂炳凤如今打理着两个500人规模的团购群,代理的团购平台有六七个,但刚起步时工作并不顺利。当时她所住的小区入住率不高,业主年龄偏大,普遍不太适应线上团购的方式。

  如何争取更多客源?涂炳凤决定在物业管理处寻找机会,她在物业管理处挨个向业主介绍社区团购的便利,拉人进群,并将团购来的货品挨家挨户送上门。为了吸引老年人业主加入团购大军,她还手把手地教他们操作。

  无微不至的服务让涂炳凤打开了市场,每天收的货也越来越多,即便如此,她还是会优先为老年人客户服务。她说,自己与顾客不仅是交易关系,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我要对得起他们的信任。”慢慢的,不少下单的业主和涂炳凤成了朋友。“我们经常会交流今天哪种菜新鲜,她很热心的。”常客王奶奶说。

  “当团长每天能有大概两三百元的佣金收入,我还是挺满足的。”尽管需要一边顾家一边打理团购事宜,但涂炳凤笑着说,团长工作让自己忙得充实、有意义。

  “上班族”团长

  用团购助农脱贫,团长与群友互相“安利”好物

  “当时就是想着疫情期间可以帮忙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没想到一做就做到了现在。”想起自己成为团长的初衷,媒体编辑林卿满是感慨。

  2020年初,疫情让一些海南农产品滞销。由省扶贫工作办公室主办的海南爱心扶贫网决定招募团长,借社区团购的渠道拓宽农产品销路。林卿通过应聘成为扶贫网平台的团长。

  在大多数人因疫情居家的那段时间,林卿的团购群办了不少有意义的事。“疫情严重的时候,群里下单量很大,有时候一天能团100板鸡蛋、五六十只鸡鸭。”林卿印象很深的一次“成团”,是参与解决了白沙黎族自治县元门乡的毛薯滞销难题。

  当时元门乡向民村驻村第一书记吴剑加入海口市社区团长集合群,寻求滞销毛薯的团购合作。在林卿等团长的推动下,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元门乡的毛薯通过海口社区团购售出12批,共计销售了8.5万斤,销售额达23.8万元。

  不仅在更高层面体现出社会责任,在日常生活中,团长们通过推荐各类团购好物,为人们带来身边的“小确幸”。

  林卿团购群里的成员,大多是单位同事。考虑到同事们有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需求,她除了团常规的生鲜果品,还会团鲜花、染发膏、儿童绘本等物品。甚至,同事们还会反向“安利”自己觉得好用好吃的东西,由林卿出面帮大家和出货方谈一个更实惠的团购价。

  久而久之,这个团购群已不仅是团长发起的接龙群,更是大家分享“好物”的集合地。

  C

  “店主”团长

  线上生意带动线下,沟通是团长的“软实力”

  相比涂炳凤和林卿,刘晓辉当上团长,是机会主动找到她。

  2019年底,海南本土社区团购平台椰邻优选招募首批团长。“招募的团长很重要的条件是有线下门店。”椰邻优选市场总监韩志勇说。生鲜是各社区团购平台的主要销售品类,但生鲜类产品保存期短、易损耗,如果团长有一间铺面,提货、存储方面更有优势。经营便利店的刘晓辉因此成了椰邻优选的招募对象。

  不过等她当了团长后才发现,这份工作并不简单:“人人都想当一个好团长,但不是人人都能当好一个团长。”如果说有实体店是团长的硬实力,那如何在平台上与消费者进行有效沟通,便是团长要不断提升的“软实力”。

  由于团长是团购平台距离消费者最近的一环,从选品、推介、统筹订单到分拣商品、处理售后,团长在每个环节的表现,都会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一旦平台供应出现差错,消费者第一个找的就是团长。

  刘晓辉记得,有一次团购平台送菜晚点,耽误了不少客户做饭,一时间群里客户抱怨纷纷,刘晓辉第一时间安抚大家的情绪,并反馈给平台积极协调处理,这才维持了群友们的信任,“我们作为团长,无法保证所有商品的品质没有任何瑕疵,但售后处理速度越快,越能体现一个团长的担当,让客户继续信任你。”

  成为团长后,刘晓辉要一边做实体店的生意,一边处理线上团购订单,尽管均有所收获,但她坦言,团长这份工作带来的收益还没有达到自己的期望值。“小区规模就那么大,我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成本,但收入增长的空间有限。”不过刘晓辉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用户养成线上消费的习惯,社区团购的未来也会越来越好。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给了社区团购发展壮大的契机,也加快了用户消费习惯的培育,社区团购将会长时间陪伴着我们,而团长也将成为一部分人的职业出路。(文中林卿为化名)

  (本报海口1月31日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