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货车被一辆依维柯堵在路上这些货车被一辆依维柯堵在路上

  “我是泗洪拉木材的货车司机,我们有十几台车被扣在泗洪县四河乡雪五村已经三天多了,村里干部要我们缴纳4000元的过路费才能放行……”昨日上午,一位货车司机小王向现代快报求助,称自己和十几位货车司机在泗洪县四河乡遭遇“路霸”拦路收费,并表示这种情况已存在两个多月,还是由当地乡政府出面收钱的。现代快报记者

  孙旭晖 文/摄

  货车绕路村道被拦下,想走得交过路费

  小王说,他们负责从安徽合肥运送木材至宿迁洋河新区,以往货车要经过泗洪县双沟新城,附近的窑河大桥是必经之路。但是从两年前开始,窑河大桥维修,交通部门设置限宽墩,他们只能绕行。

  今年3月份,小王得知有条小路可以绕过限宽墩,直接驶上窑河大桥,这条小路就在四河乡雪五村。“第一次跟同行到雪五村时,有辆城管执法车拦在路边,收了我们100块钱。”小王介绍,自己最近两个月来共从雪五村绕道4次,前两次交了100元,后两次减为50元。但5月10日晚9点,小王再次打算从雪五村绕道时,却被拦了下来。“前面堵了十多辆货车,都是拉木材的。”小王介绍,这次拦路的也有之前收他们过路费的人,有一个人之前曾自称是村干部,其中还有位“领导”说是来自乡政府。

  昨天记者看到,现场有11辆货车被堵在路中间,堵路的是一辆依维柯。货车司机介绍,他们5月10日晚就被扣在这里,这几天一直在与当地村干部协商“处理办法”。“5月11日中午,有人来向我们收钱,承诺每车交4000元钱就放行,经过几次谈判,过路费从4000元降到了现在2000元,但我们还是拿不出来。”司机称,光采购木材就花了一万多。

  收费用来干吗的?  

  村干部:收钱是为了修路,不是过路费

  雪五村一位自称村长的冉姓村干部表示:“拦车、罚款都不是目的,村里道路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所以要警示他们,让他们以后不走。”

  听他这么一说,当即有很多货车驾驶员表示:“我们11号晚上就同意写保证书以后不再走这里,也同意调头走别的路,但村里却连倒车都不允许。”“他们签了保证书,又不能保证其他车以后不走这里。”这位村干部表示,让他们交钱也是为了给村里修路,具体的处理办法可以去跟乡政府谈。

  是谁在拦路收费?

  乡政府:绝无政府工作人员,一旦发现立即开除

  “雪五乡村民心疼门口道路被破坏,才拦路收费的。”四河乡乡长徐健表示,他们的诉求就是想通过货车司机的赔偿,对这里道路进行修复。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现场曾有几位村民坚称,要求收费的这些人是雪五村村支部的工作人员,甚至还有四河乡政府的人。对此,徐健表示,四河乡在事发后就安排工作组在派出所的主持下依法进行调解,绝不存在“政府授意”或是“撑腰”。随后,四河乡一位工作人员还向快报记者出示了几条当地村民发布的微信,显示村民对修复道路一事的迫切期望,拦路收费也是出于村民自发,村支部也是因大部分村民的迫切愿望才出面的。

  徐健介绍,目前雪五村的这条路修建于2006年,预计寿命为15年左右,但现在这条路才用了不到10年,就严重破损。最近几个月,乡政府先后采取了多种措施但都无法杜绝重型货车通行。对货车司机们所描述的“城管执法车辆”收费的问题,徐健表示绝无此事,并已告知当地派出所,要求严肃处理此类问题,如果乡政府内有工作人员参与,一经查实将立即开除。

  最后怎么处理的?

  按照规定对超载超限车辆处罚,然后陆续放行

  徐健表示,经乡政府连日协调,当地村民同意只要车主们写下承诺书保证不再从雪五村绕行,消除违法状态(超载车辆将车上货物卸下,达到安全通行载重)并接受执法部门依法处理后即可放行。截至记者发稿时,四河乡政府成立的联合执法队伍已在现场进行调解,车主们签订了保证书。此外,泗洪县路政管理部门已赶赴现场对每辆货车载重进行测量,并根据《江苏省治理公路超限运输办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对超载超限车辆进行处罚,并陆续对车主们放行。

  (原标题:十几辆货车被拦3天,要交4000元过路费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