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接近小学报名日,这些天人们谈论最多的,除了股市,就是学区房。

  这两者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总是摇摇晃晃,在红绿色的数字变化间分配财富;另一个看起来稳当多了,似乎只要一拥有,就马上能送给孩子一个美好未来。其实,事实并不尽然,在明眼人看来,虽然钱花出去了,重点学校也上了,但这并不代表孩子就能考上好的大学,就能接近成功了。

  然而学区房仍然炙手可热,眼下,事情只要和孩子的未来一沾边,家长们的情绪始终是高涨的。

  围绕着学区房的情感是复杂的,有人欢喜,有人恼怒,有人无奈,有人因之疲惫不堪,有人因之欣喜若狂。不知不觉间,这个人造的概念已经跟着中国人走过了几十年的时光。

  现代快报记者 王颖菲 贾磊

  失眠、暴瘦,借遍亲戚朋友

  她只是为了买一处学区房

  4天前,童艾(化名)终于拿到了房产证,一家人的户口也迁入了南京汉中门大街附近的一处学区房内。这让她悬了几年的心,终于安稳地放下了。回望过去两个月艰辛的买房路,她向现代快报记者坦言,“没觉得自己厉害,只觉得很疲惫。”

  儿子六七个月时

  就开始考虑买学区房

  今年30岁出头的童艾,有着一个5岁大的可爱儿子,今年上中班,这个孩子,成了童艾生命的全部。

  “我从他六七个月的时候,就开始考虑买学区房,一岁时,就决定要去买了。”童艾的计划并不算“超前”,她周围,孩子两三岁时才考虑买学区房的,已经算晚。

  当时,童艾和丈夫已经看好了力学小学附近的一套房子。“我单位和家都在北京西路附近,因此第一考虑是鼓楼的学区房。和很多其他家长不一样,我选择的标准不是总价低,而是每平米的单价低。”童艾的考虑是,面积小的房子单价高,不划算,加上很快孩子长大了,空间太小也不太好。因此她将目标放在了学区房中的“大户型”上——8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

  当初看好的房子,就在小学一公里范围内附近,在排除了两三套房子后,这处房子每平米两万一千元的价格,让她觉得还算能接受,“关键是比周围的大多数房子的房龄要短,装修也稍微好点,打算做个过渡,以后也好出手。”不过,因为最终没有和家人的想法达成一致,当时没有买成。

  之后,因为家里一些事情,一耽搁就是三四年。直到今年4月,意识到儿子明年就要上小学的童艾,再次开始急匆匆地看起学区房来。

  “今年看,更波折了。”童艾对现代快报记者说。

  房主坐地起价

  瞬间涨了25万

  4月初,她从淘宝上的司法拍卖上看到拉萨路小学本部附近的一处学区房,这里的价格基本是市场的7折。“记得起拍价是234万,房子是100平方米。”童艾坦言,她其实没有这样的经济能力,可为了儿子,只得拼命,“买不起也得买。”开拍前,她已经提前向家人、同事借好了钱,就等着一旦拍到,立即付款办过户。拍卖当天,她咬着牙一直将价格喊到260万,最终还是无奈放弃,“人家最后263万拍到手了,其实,260万已经超出我的极限了。”尽管难以承受,但童艾还是觉得这个价格很划算,“这个房子在附近属于比较新的小区了,价格比市场价便宜了五六十万。”

  4月17日拍卖结束,没有拍到房的童艾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自己的选房路程。

  她首先关注的是广州路附近的一所重点小学房子。“看了一家是87平方米,房主原本报价两万五一平方,我觉得还能接受,哪知道到了房主那儿,他坐地起价,一下涨了25万。”房主的理由是,他推测这里将会有一个重点初中搬过来,没准几年后这里会成为双学区。

  房主态度的大转变让童艾噎住了。几番沟通不成,加上听说这所小学有需要提前3年落户的条件,她选择放弃。

  第二站,童艾转战鼓楼区一所重点中学附近的房子,她觉得对男孩来说,初中比小学更重要。“跑去看好了一处230万的房子,和房主谈得挺好,打算晚上再约一下谈价格。结果下午对方一个电话打来,告诉我房子已经卖掉了。”房主的失信,让童艾气不打一处来。

  第三站,是离童艾单位很近的一所名校,这附近很多小区都属于双学区。然而,复杂的学区房政策,让童艾差点蒙圈。“简单来说,同一个马路的房子有可能属于3个初中,就算买到其中几栋划到重点初中的房子,最终小孩还不一定能上,得去分校。”

  她放弃工作

  开始全天奔波看房

  因为涉及双学区,又产生了一个问题。“有的房子,正在上学的户主的孩子占了初中学额,我的孩子就不一定能有小学的学额。”而对于这个问题,童艾反反复复咨询了学校和教育部门好几遍,却始终没有得到相同的回复。

  因为担心学额被占用,儿子上不成学,这房子也被童艾放弃了。

  眼见着五一快到了,她有些慌神。“实在不行,上民办。”研究了一番她才发现,民办学校的费用高,而且入学题目也很难,她纠结了几天,不得不放弃,再转回寻找上公办学校的机会。

  此时,童艾已经有些绝望了。“鼓楼区的学区房几乎被我看完了。”她说,一开始,自己还只是利用周末和晚上的时间看房,到了后来,几乎不上班,全天看房。每天的奔波劳碌,加上和卖方的“博弈”,让她身心俱疲。“当时已经打算放弃了,好在周围一群一起看房的朋友一直在鼓励我。”

  得益于童艾的坚持,她终于看到了曙光。在看房过程中,她无意中发现了汉中门大街附近一所重点小学的学区房。“房子很方正,两个房间朝南,房主的小孩正在读五年级,正好明年毕业。”童艾说,为了确定儿子明年能否使用这个学额,她往学校和教育局打了三天电话,换了不同的工作人员询问,最终得到了肯定答案,这才敢最终出手。而70多平米、两百一十多万的总价,也让她觉得还算可以接受。

  用了两天时间,童艾再次向周围亲戚、朋友、同事借了个遍,最终筹得全款,一瘸一拐地交给房主——这周一,因为买房的事着急,她一脚踹上家里的木头门上,直接骨折。尽管如此,她还是咬牙将后续手续迅速办完,这周三,她终于将房产证拿到手。

  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最无助时

  想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

  “等过完年住进去,听说那时候学校才会开始家访。”童艾说,等孩子毕业了,这套房子她打算先住着,以后如果要钱再卖掉。

  “没觉得自己厉害,只觉得很疲惫。”两个月内,童艾跑遍鼓楼区较好的学区,看房子,和学校的孩子、家长聊天,了解学校的状况。她把附近重点小学的家长群加了个遍,每个学校加3个群,“广州路附近的一所小学,加了个2013年入学的群,他们的孩子已在学校了,可以了解学校、学生和家长的整体状况;加了个2015年的群,他们对今年的政策可能更清楚,没准还有内部消息;还加了个2016年的群,大家可以抱团取暖。”

  从5月开始,童艾整夜整夜失眠,一个月不到暴瘦了5斤。她说在最无助的时候,曾想过把妈妈和姐姐在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凑钱买学区房,然后让她们住自己家,“当时实在没办法了,很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