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截图报纸截图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6月7日,Duang的一声,新课标全国一卷的作文题一经公开后便引起了舆论沸腾。题目要求考生以女儿小陈举报父亲老陈高速路上开车打电话为由头,给小陈、老陈或其他相关方写一封信。

  由于该题材与寓言、哲理或者别的生活小故事相比,新意及深度都不够,考题要求的书信体也有别于常见的议论文,很多考生只能俗套地选择从“大义灭亲”的角度来写作。

  这点燃了一些考生的愤怒。三年努力全被你(小陈)毁了,网友吐槽道,“一个微博举报,万千考生800字赞扬,小陈,你知道你不但教育了你父亲,还坑了我们吗?”

  小陈原型曾被赞“中国好闺女”

  新课标全国一卷作文题为考生提供了这样的作文材料:父亲老陈高速路开车接电话,家人屡劝不改,女大学生小陈无奈通过微博私信向警方举报了自己的父亲。此事赢得众多网友点赞,也引发一些质疑。考生被要求统一以“明华”为写信人给小陈、老陈或其他相关方写一封信。

  随后,便有网友发现该材料内容与2015年5月8日荆楚网的《大四女生举报亲生父亲获警方奖励100元》的报道内容基本一致。

  5月9日《长江日报》和《武汉晚报》都报道了此事。《武汉晚报》在文中指出:网友@爱心菇娘通过微博私信@湖北高速交警。

  报道还引用了网友对“中国好闺女”小陈的点赞:“貌似‘残忍’,其实温暖。”

  当时很多媒体评论对此事持褒奖态度,称女儿此举为“大爱”,是对“父亲真正的爱”,升级版“小手拉大手”等等。

  5月9日的网易新闻客户端上,就“女儿是否应该举报父亲”做了一次两方观点的投票,结果5322人支持举报,占85%;961人不赞成举报,占15%。

  @爱心菇娘遭人肉求网友放过

  然而,6月7日之后事情出现了反转。

  当天下午13:00网友@爱心菇娘发的一条“祝大家金榜题名”的微博下面,有近5000人留言,其中不乏“送老陈蓝牙耳机”的调侃,但不少评论带有辱骂性质。

  十几分钟后,@爱心菇娘再次发声:好吧!我不是小陈。随后,她还置顶了“求放过”的微博。虽然有些网友称“要怪只能怪出题老师”,但仍有不少人留言攻击@爱心菇娘。

  8日,@爱心菇娘在反击一些网友是“Loser”后关掉了微博的评论功能。并发了一条“请你告诉他们,我是小陈吗?凭什么肆意到我微博里谩骂??”@湖北高速交警。

  @湖北高速交警对此作出回应:“各位考生和网友:祝贺大家完成人生第一次大考,今晚可以好好放松身心。“明华”们关心的小陈和微博网名,都是媒体报道使用的化名,媒体报道中特别注明过,并非特定对象。祝大家取得优异成绩,实现人生梦想。”

  鼓励孩子举报父母是恶的教育?

  除部分考生抒发一时之气,事情在二次发酵后,很多人对“女儿举报父亲”表示了不理解。还有人觉得应该警惕“女儿举报父亲”会传递“鼓励孩子举报父母”的信息。

  虽然作文材料中并未赞扬此行为,并提到此事“引发争议”。但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仍对这道考题提出质疑:我想问问全国卷1的出题者,如果您孩子因为您开车打电话多次劝阻无效就举报,您如何对待?关键是生活中父亲开车打电话不少,但不听劝阻者少、多次劝阻还不听更少;即使有,是否一定要用举报这种极端方式解决?

  网友StephenDoo:此举有违“亲亲”伦理,不值得提倡和鼓励。

  “亲亲得相首匿”源自《论语·子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中国古代一直有“亲亲相隐”的道德伦理标准以及法律规定。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刑法典当中规定了处罚上的特例。近期,最高法也对近亲属初次隐瞒犯罪所得可免刑罚做出了解释。

  更可怕的还是“告密”的行为,教育微信公号“少年商学院”的作者称,这让我想起来电影《归来》里向组织举报自己父亲的丹丹,并坚定认为,鼓励孩子举报父母是一种恶的教育。

  新京报新媒体编辑 戴熙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