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贵州省纳雍县15岁的郑雄被同校学生拉出校外暴打致死;10天后,江苏省泗洪县初二学生小博补课返校途中,倒在了血泊里……社交软件的发达,使得更多校园暴力事件得以记录、曝光。华商报记者根据媒体报道不完全统计,2014年初至今,全国类似霸凌事件、有视频图像的就超过20起。

  校园霸凌事件缘何频发?面对频发背后法律的“心慈手软”,我们又该拿什么来遏制这些校园里的“小霸王”?

  >>名词解释

  校园霸凌

  “霸凌”一词据说是音译英文“bully”一词,指恃强欺弱者、恶霸。是指孩子们之间权力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长期存在校园中,发生这些同伴间欺压的行为,可能包括肢体或言语的攻击、人际互动中的抗拒及排挤,也有可能是类似性骚扰的谈论或对身体部位的嘲讽、评论或讥笑。

  最可能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是:上下学途中;午休时间及课程休息时间;体育课时间;放学后;在厕所中。

  14岁女孩遭脱衣欺凌

  7月初,一则来自于“廊坊在线”等微信公信号的求助信在家长中迅速流传,这则微信以“少女被脱暴后,单亲母亲恳求……,大家帮帮她吧!!”的求助信为题,并附多张少女被脱衣凌辱殴打图片,迅速引起“围观”。

  尤其是一份1分33秒的视频,让很多人大为吃惊。视频上,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女孩被脱光上身,另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在踢打,并扒下受害者的裤子边骂边猛踢其下身,受害者的哭号尖叫,施害者的暴戾疯狂,无不令看到的大人们胆颤心惊,纷纷惊呼“现在的孩子都疯了吗?”

  母亲亲眼看到女儿被脱衣施暴视频

  这封来自受害人母亲的求助信,写给广东省海丰县公安局局长、教育局局长,以及县有关部门领导:“本人许海燕,在我孩子六岁那年,我丈夫因病去世,系单亲妈妈,三胞胎一儿二女靠我一人打工养活。我女儿14岁,是龙津中学学生”。随后这位母亲叙述了2015年5月8日,女儿阿倩在学校附近被数名女同学欺凌,被扇耳光、脱衣,强拍视频并上传至QQ、微信群、网络的遭遇,并点出了加害者该校初二学生曾×、黄×、卢×等女生的名字。这位母亲还对事件发生后,学校和警方的处理态度表示不满,并呼吁社会支持关注。

  这则微信很快在网络上引起极大关注,几乎各大论坛都在关注和讨论。海丰县,地处广东东南部沿海,自古为闽粤水陆交通要道,位于广州、深圳、香港与汕头、厦门之间的连结点上,附近有遮浪、汕尾、鲘门、小漠等港口,经济发达,外来人口较多。

  今年39岁的许海燕,就是一名外来打工者。8年前丈夫去世,她带着三个孩子生活,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庭。

  虽然事发5月8日,但直至12日邻居告诉她“你女儿被人脱衣服、视频传得到处都是,你赶紧管管”时,她才知道这一切。当天由于孩子正在考试,许海燕忍了又忍,没有去学校。

  下午,女儿阿倩放学后,许海燕问她到底怎么回事,阿倩低着头一言不发。

  5月13日,许海燕直接找到学校。她认识的一名初二男生告诉她:阿姨,你能不能让那些人不要在学校里传她们打阿倩的视频了。从这个男生的手机上,许海燕看到了差点让她昏厥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阿倩和她的三胞胎妹妹被几个女孩逼到墙边,有女孩拿着手机拍着视频,其中一个女孩曾×叫:“我这个人是神经病,我这个人是神经病。”阿倩似乎很害怕,低声解释:我没说你,我没说你。一个短发女孩拿着伞柄向阿倩挥舞,大喊:“捅她,捅她”。曾×突然打了阿倩一耳光,另一个女孩周×嘴里叫着“小可爱”,在阿倩脸上摸了几把。然后,几名女孩冲上去打算脱掉阿倩的衣服,阿倩衣衫不整,哀求“不要不要”,妹妹冲上来从后边抱住姐姐,才保护阿倩没被拖走……

  事发后女儿变得脆弱,突然把自己的眉毛剃光了

  这段长约2分钟的视频,让许海燕伤心愤怒无以复加。她带着女儿马上到海丰县公安局龙津派出所报了案。

  此后几天,这段视频仍在当地的网站、朋友圈、QQ上传播。让许海燕伤心的是,她一个一年多没见的堂妹,看到这段视频后,给许海燕发了过来。堂妹没有认出被打的就是阿倩,还在微信里感叹:现在的孩子们怎么了,欺负起同龄人来真是毫不手软啊。

  5月19日,许海燕收到了龙津派出所的报警回执。

  次日,海丰县公安局在官方微博进行警情通报:近日,一则几名在校学生侮辱女学生的视频在微信圈中传播。接报后,海丰县公安局龙津派出所迅速开展调查。经查:5月8日下午4时30分左右,阿倩(女,14岁,龙津中学学生)和其胞妹下课后路过彭湃故居公园门口时被曾×(女,16岁,龙津中学学生)、林×(女,15岁,龙津中学学生)、卢×(女,15岁,海丰中学学生)、雷×(女,16岁,汕尾职校学生)等七八名学生推至公园管理处一墙角,曾×等强行对其扇耳光及脱衣裤,林×等则一旁拍照录像,期间阿倩和其胞妹极力反抗,最后曾×等人散去。

  5月19日下午,民警将林×、卢×传唤至派出所调查。经教育,林×、卢×及其家长认识到错误,并当场向阿倩及其家长赔礼道歉。

  警方通过调查取证以公然侮辱他人立案查处,表示将对到案林×、卢×两人行政处罚,对其他涉案人员将依法处理。

  许海燕说:阿倩本来和妹妹住一间房子,被打的事情传出后,许海燕开始和她同睡,她觉得孩子变得很脆弱,晚上经常吓醒。前一段时间,阿倩还把自己的眉毛剃光了。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做,也基本不回答。

  8个施暴女孩全被处拘留,但因年龄原因不执行

  5月25日下午,许海燕再次前往龙津中学,发现视频中殴打女儿并拍照的两个女孩周×、何×,两人一个在抽烟、一个在拍照。许海燕冲上去,17岁的周×想跑,被许海燕抓住胳膊。何某站在一边,没有动弹。

  许海燕报警,龙津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把两个女孩带回所里。

  当天下午五六点钟,另外几名打人者曾×、黄×珊、雷×也都到了派出所。5月26日,最后一名违法嫌疑人黄×君也到案。

  在此期间,海丰县警方分别于5月19日、25日、26日对8名嫌疑人做出了拘留5至8天并罚款500元的决定。但因其中7人“已满十四周岁且不满十六周岁”,年龄最大的周×则因“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且初次违反治安管理”,故不对8人执行行政拘留。

  许海燕觉得,处以拘留又全部不执行,这样的处罚,会让打人者觉得违法成本太低,她很担心这样做起不到警示作用,会导致她们以后变本加厉,再次伤害女儿。

  许海燕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她告诉华商报记者,阿倩和曾×等人的矛盾,是去年底开始的。当时,阿倩和一个女孩小丽(化名)发生冲突,小丽叫了包括曾×在内的几个女孩打阿倩。那次不严重没有造成后果,许海燕听说后,曾到学校反映,小丽当着老师的面,还向阿倩道了歉。

  但5月8日类似事件却再次发生,许海燕非常后悔当初的选择,“我不应该姑息,第一次阿倩被打之后,我如果坚持所有的打人者当面道歉,让她们知道害怕,也许就会避免5月8日的事了。”

  所以,这回许海燕坚持一个原则:必须让当天所有参与殴打、侮辱阿倩的8个女孩一起当面向阿倩道歉。同时提出12万元的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经济赔偿。

  “那个不是我的女儿,而是另一个可怜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