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讯 (记者 潘京 实习生 管绪雯)网恋女友约他来临潼见面,可当他见到她同事时才知道这些人是干传销的。为“解救”女友,他“潜伏”一个多月,谁知昨日报警后,当民警问女孩是否愿意和他走时,女孩表示想离开传销窝点,但不愿随他走。

  见网恋女友“同事”被“发展”成传销人员

  昨日上午,甘肃小伙史磊向公安临潼分局华清派出所报案,称自己通过网恋认识了一位女朋友,来后才知,对方是干传销的,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由于想尽快解救女友脱离传销组织并挽救更多深陷其中的传销人员,他在万般无奈之下向警方求助。

  史磊说他是甘肃平凉人,今年3月在宁夏打工时,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叫珍珍的女孩,对方自称是从事服装生意的,之后俩人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在女友要求下,4月

  至7月间,他3次来到西安临潼与其见面。见面后,俩人感情更加深厚,7月底他再次应邀来到临潼。这次见面后,他一再提出想看看珍珍的工作环境,于是对方将

  他带至临潼区某小区的住处,见到了她的十几名“同事”。因为这些人非常热情,加上女友也有挽留之意,他便住了下来。

  刚开始,女友的“同事”对他很热情,经常带他游玩。第五天时,这些“同事”开始说他们是卖化妆品的,只要交2900元办理营业执照就能入会,等发展了下

  线,挣取奖金,就有机会升职为总经理级别,成为百万富翁。当史磊意识到自己落入传销组织时,已经被身边的人时时处处看管,无奈之下,他只好交了钱,登记了

  身份证信息(父母联系方式及家庭住址),成为这个传销组织的一员。

  偷看传销分子手机信息 阻止受骗大学生上当

  “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早饭就吃面糊糊,吃完一整天就是听课、交流。”史磊说,由于发现他与女友“关系不一般”,他很快被组织的头目隔离到另外一个窝点。

  在传销组织里生活一个多月后,他惊讶地发现,该组织有6处窝点,成员近百人,而且三成都是大学生,有的还在上学,有的刚刚毕业。这些人来后都先交了

  2900元,而这些钱被传销头目解释为办理营业执照的费用,可是,史磊既没有见到营业执照,也未见任何可供销售的产品。此外,每个传销组织成员还要每周交

  56元生活费。

  史磊介绍,加入组织称为“入会”。而自入会起,每个“领导”都在不停地要求会员发展下线,拉人入会。按这些“领导”的说法,基层业务员每拉一个人入会可获

  得15%的奖金;总数满10人时,业务员可升级为主任级别,奖金升至35%;总数满64人时,可升级为经理级别,奖金升至42%;等总数满392人时,可

  升至总经理级别,奖金达52%。

  在传销窝点内,每每看到有比自己的还年轻的大学生“入会”,他便很是惋惜。8月18日下午,他无意间了解到一名传销人员正在网上联系一名19岁的女大学生

  前来临潼,对方已经购票将于第二天乘火车过来,为了不让这名学生受骗,史磊想方设法偷看了这名传销人员的手机,并记下这名女生的电话,向其发短信劝告,最

  终阻止了对方。

  民警问起两人关系女方沉默不语

  其实交了钱后,传销组织对史磊的看管就放松了,有机会逃跑的他却因为担心女友的安全,一直在等待。直到前几日才下定决心向警方求助,昨日他趁机逃出后报警,接警后,临潼华清派出所立即派人赶往人民东路一处居民楼,将正在吃饭的14名传销分子堵住。

  该传销窝点有三间房,一间是厨房,其余两间是卧房,女的卧室较小,有床,男的卧室全是地铺。

  当史磊见到女友后,非常激动,可是当民警问起两人关系时,女方却沉默不语,民警问其是否愿意离开传销窝点并与史磊一起走时,女方表示早就想离开传销窝点,但不愿随史磊一起回甘肃。

  据华清派出所副所长高茂盛介绍,近年来,传销分子在临潼活动较多,曾有一次将数百名传销分子带回所里讯问,所里的整个院子都站满了,可是遣返后,大部分又

  于当天返回了。民警韩向阳说,在多次查处传销窝点后,他发现其中确有很多大学生,“他们涉世不深,因为工作难找或其他原因,容易被传销组织里虚假的‘温

  暖’所迷惑,从而深陷其中。”

  经过调查,华商报记者在以东三岔广场为半径一公里内,先后发现了多处传销窝点,这些窝点或在小区,或藏身家属院,人员都在十多人左右。据当地警方称,对传销分子的违法犯罪行为,会联合工商部门进一步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