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池北侧假山处仍然被围蔽,据说受害人的衣服在这里找到。荷花池北侧假山处仍然被围蔽,据说受害人的衣服在这里找到。

  一直身份不明,作案动机仍有待调查

  ■本版采写/摄影 新快报记者 朱烁然 彭程 陈海生

  “广州医科大学女生失联三天 遗体惊现流花湖公园荷花池”追踪

  广医女生流花湖遇害一事有了新进展。昨日,广州警方公布了更多嫌疑人细节,称其曾于2010年因强奸罪被判刑,今年3月才刑满释放,但其身份及作案动机仍有待进一步调查。另一方面,新快报记者走访市区多个开放式公园发现,它们或多或少存在“治安死角”,有公园管理人员表示,公园安保人力有限,游客自己也要

  多个心眼。

  通报 嫌疑人入狱期间一直身份不明

  昨日上午,广州警方通报称,9月14日下午,广州越秀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在流花湖公园发现一具女尸。经调查,确定为广州医科大学失联的女生赵某(女,21岁,广东罗定市人),死因可疑。15日19时30分,民警根据线索,在站前横路某网吧抓获一名男性犯罪嫌疑人。当天22时许,经过初步检验对比,证实该名嫌疑人涉嫌与赵某遇害一案有关。广州警方连夜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相关信息。

  截至昨日上午,警方已通过DNA检验,比中佛山警方曾抓获的一名外号叫“阿狗”的人。此人于2010年因强奸罪被判刑,于今年3月刑满释放(入狱期间一直未能查明其身份)。

  目前,警方正抓紧对该嫌疑人的身份及作案动机等作进一步调查。如有最新信息,警方将及时通过官方网站及微博进行发布。

  网吧 嫌疑人用本人身份证登记上网

  昨日,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该网吧位于站前横路10号,进入夹在几家餐饮店中的狭小门面,再从一条仅可供两人并肩的楼梯通向2楼,有着147个机位的“安其网吧”即位于此处。值班店员介绍,昨晚7时30分许,即有大批警员赶到此处,在柜台查询信息后,警员径直走向网吧内侧靠墙的51号机位,对在此上网的一名男子实施抓捕。“他(嫌疑人)当时反抗了几下,但很快就被警察制服带走。”网吧工作人员说。

  按规定,到网吧上网的人员均需登记个人身份信息,该嫌疑人是否照此办理?“来上网的人都得登记身份证,我们还要上网核查后才能让他消费的。”网吧工作人员称,经他们核对,该嫌疑人使用了本人的身份证上网,但相关记录已经被警方提取,网吧方面没有留底。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该网吧距事发地流花湖公园东门直线距离不到500米,从站前横路转入流花路后再走数十米,即可进入流花湖公园北门。

  回访 荷花池北侧假山处仍未解封 或为案发第一现场

  昨日下午3时许,新快报记者从流花湖公园内部步行前往事发的公园东门一带时,保安人员正在拆除警戒线。“这些是今早9点多,警方又过来要求我们拉上的。”

  一名保安告诉记者。随后,公园东门恢复通行,但位于荷花池北侧的一处假山则始终处于封锁状态,保安还在原有红色警戒线的基础上再拉起一道蓝色警戒线。

  公园其他区域均已解除封锁,为何独独此处未解封,反而加强了戒备?“听说里面就是案发第一现场,女孩的衣服也是在那里被找到的。”经常到流花湖公园散步的街坊李大姐说,被封锁的假山区域内原本是一家餐厅,但撤场后便人迹罕至,“那个女生是在里面被害的,等天黑后才运到荷花池沉尸。”李大姐说。不过,她的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事实上,虽然流花湖公园的东南门正对着广州医科大学的北门,但两者之间并无过街设施,行人从广医北门离开后,需往北再步行数分钟,从红绿灯处过马路后,才能前往正对此处的流花湖公园东门。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段行程一路都有视频监控设备覆盖,进入流花湖东门后,公园小路边也装有一些监控探头,但多名公园保安及街坊均称,上述被封锁区域一到晚上便黑灯瞎火,未安装监控设备,到公园散步的街坊们甚少踏足。

  公开报道显示,假山区域原系一家名为“家宴私厨”的食肆,去年4月24日,该食肆因全市整治公园和风景区食肆会所行动被关停后,只留下一名保安员看场,事发时该保安员是否仍留守此处,目前尚无法确知。

  新快报记者昨日走访发现,该食肆的主体建筑掩映在绿树和假山中,靠湖边的西侧建有围墙,靠人民北路的东侧则被假山遮挡视线。“散步的人不从那里过,外面马路又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如果歹徒真的在里面犯事,也不出奇。”街坊陈叔说。

  走访 开放式公园多存“监控死角” 治安管理难度大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走访了越秀公园和天河公园等多个市区内游客密度较大的开放式公园,都发现了一些“治安死角”。

  “死角”装监控可能也拍不到

  总面积超过80万平方米的越秀公园,园内山路交错,尽管在游客较多的区域治安监控的密度很大,但一些僻静的山路上,仍存在不少监控盲点。

  尽管公园已在这些小路路口树起告示牌,提醒游客“地处偏僻,注意人及财物的安全”,不过记者观察发现,不少年轻人都无视告示牌的内容。“我们老人家一般喜欢走大路,觉得安全点,会去这些小径大多都是些小年轻。”公园常客徐伯对记者说道。

  天河公园内也存在类似的现象。记者走访发现,虽然几乎每个人行道路口都能看到治安监控的身影,但由于茂盛的树叶遮挡,加上夜晚路灯光线十分昏暗,不少小路

  都人迹罕至。每周都会到公园夜跑两次的市民罗先生告诉记者,天河公园夜间最暗的位置便是东北角一带,“至少有两条路是漆黑一片的,即便安装有监控,几乎全黑的环境也可能会拍不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