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在大学课堂 学生供图逗逗在大学课堂 学生供图

  在南京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课堂里,经常会出现一个背着小书包的神秘的小朋友,他神色淡定地落座后,便掏出笔记本和笔,瞪着大眼睛聆听。高数三、线性代数、大学物理、宏观经济学、飞机安全性设计以及外语课都被他“乱入”。上完课了,这个10岁的小朋友还会找个自习室温习一下。小朋友名叫逗逗(化名),目前暂停了小学课程到大学来旁听。昨天,逗逗的妈妈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来大学旁听是孩子的选择,尊重他的兴趣,不希望太被关注。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黄艳

  10岁小朋友学大学课程

  去年就开始旁听南航飞行类课程

  “我们班只有9个人,去年10月,飞机系统和飞行原理课的课堂上,突然走进来一个小朋友,他背着一个Q萌的小书包,独自坐在了第一排。”虽然时隔一年,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器适航技术专业的研一男生张夏,说起这一幕时,还饶有兴致。

  “当时老师问他,对函数和飞机上的常识有概念么,逗逗都能答得出来。”张夏说,课上,小朋友还经常会把同学们的教材拿过去有模有样地研究,“他会做笔记,虽然写的字迹有点乱,但做得很认真。”

  张夏有几节课坐在逗逗旁边,他发现,小家伙上课活泼好动,性格开朗,“他的英语也不错,有些专业词汇老师是用英语讲的,他也能记下来。”

  课下与小家伙交流时,张夏发现,他兴趣广泛,以前也跟着父母去纽约旅游过。平时,动画片看得比较少,看电影多一点,也没有什么限定的题材,范围也比较广。

  张夏所在的班级是南航的培优班,算是南航的精英学院,一个10岁的小朋友来旁听课程,让大学生们虐心不已。

  旁听计算机课,设计了一款病毒小程序

  “你三四节都上什么类的课程啊?”“周一周三是英语,周二思修,周四工程图学,周五高数,要来蹭课么?”“肯定的,告诉我在哪里上课,中午一起吃饭自习么?”……10岁的小朋友,在大学校园里,就是这么搞定自己的课业安排的,

  如今,逗逗已经不满足于南航的课程,本学期,他经常一个人坐地铁,到南大仙林校区去旁听计算机课程,逗逗说,“旁听了两个学校的课程,发现南大比较适合自己。”

  在与南大学生交流中,小家伙绘声绘色地表示,现在,他已经能用C++设计一些小病毒程序,“其实就是一个蠕虫病毒,会格式化电脑的数据。”这个程序很简单,杀毒软件就把它屏蔽掉。

  南大历史系大三女生尹伊说,本周一,当她走进学校自习室时,看到逗逗身穿格子衫坐在教室,10岁的小家伙,坐在大学教室里,很有些搞笑的画风,“一思考的时候,就爱抠鼻孔,学了一会,就用两只拳头相互打架。自己跟自己玩完了,再继续做题。”

  老师家长怎么看?

  大学老师:不赞成蹭课式的求学方式

  “哦,这个小朋友听过我的几次课。”南航飞机系统和飞行原理课老师丁萌说,不多的几次接触中,丁萌印象中的逗逗独立,自理能力强。“我感觉他知识面很广,有时候,上课会讲到一些航空航天史上知名的典故,大三大四学生不一定知道,但他知道。”

  不过,丁萌表示,孩子毕竟年龄还小,对航空航天领域具体的系统性知识还说不上了解。“我曾经劝孩子回去先打好基础再说。”丁萌说,言谈中,没有发觉孩子有什么异于同龄段孩子较大的优势,“我不太赞成这种教育方式,这种闲逛式的学习,有点走马观花、浪费时间,现在的课程,即使听懂了,意义也不大。”

  他的老师:小学时就学到中学课程了

  逗逗的走红让记者想起,早在2012年曾写过逗逗的故事,当时在雨花外国语小学国际班读书的逗逗,就经常请假在校外学习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其他孩子从周一到周五按部就班去学校,他却是根据需要决定是否去学校听课,而这也得到了学校的特批。

  陆璐是逗逗小学1到4年级的班主任,她说,如果逗逗继续在小学读书,现在应该上六年级了。

  陆璐回忆,逗逗是个可爱的小男孩,2010年入学时,他就比同学普遍要小一岁,全班同学也都非常喜欢他。“他有时和同学一起玩,有时会自己陷入思考中。”这个孩子一来就不太一样,认识非常多的字,知识面也特别宽。

  低年级时,逗逗在学校的时间比较多,后来就来得比较少。据说在外面也有一对一的课程在学习。“在四年级时,他已经学到初中的课程了。”陆璐和逗逗妈有过交流,妈妈认为孩子只要学会了,不一定要100分,不追求应试,逗逗的学习过程主要是自己探索。而逗逗只要在学校参加考试,成绩也都挺不错。

  逗逗妈:尊重孩子兴趣 ,不想被关注

  昨天,记者辗转与逗逗妈取得了联系。她表示到大学旁听是孩子的选择,儿子在网上走红非常意外,希望孩子能低调生活,按自己的兴趣去学习。

  记者:听说你们是教育世家,孩子的智商也特别高,还对孩子进行了早教?

  逗逗妈:孩子的爷爷奶奶和爸爸都是大学老师,我是从事全脑开发研究的。孩子以前在医院用软件测过智商是135,但从多元智能角度来看这没什么价值,我觉得他也够不上天才的标准,只能说家庭环境是个因素,比较注重脑潜能的开发。

  记者:他在大学听课遇到过阻碍吗?能听懂吗?

  逗逗妈:现在大学都是开放的,所以他去听课没有问题。至于能不能听懂,我并不太关注,我关注的是孩子有没有兴趣听。

  记者:在大学上课,平常有同龄小伙伴一起玩吗?

  逗逗妈:他参加了交响乐团、帆船俱乐部等,有很多同龄小伙伴。

  记者:孩子网上走红怎么看?

  逗逗妈:比较意外,我们不希望他成为公众人物,他还在成长,有很多不足,需要打牢基础,不能太分心。

  相关新闻

  少年班神童今何在?

  中科大少年班出身的尹希2015年9月初当选哈佛大学最年轻华人正教授后,沉寂数年的少年班再次回到公众眼前。

  “讨论少年班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没有意义。”曾经的江西省高考状元、在中科大与少年班混合编班共同接受少年班教育的刘志峰回忆,“碰到像这些真正的聪明人,你让他们按部就班一定要上完高中三年,反复温习,其实是种摧残。”

  “少年班对我科研事业成长有极大的帮助,总体来说应不逊于地球上任何一所大学的任何program(项目)。”

  从少年班近代物理系毕业21年,李巨已是麻省理工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系的终身正教授,他认为自己在少年班收获了异常扎实的基础理科教育。

  这些少年班成员也不认可“神童在少年班普遍变平庸”的说法。刘志峰每年都与少年班同学聚会,他们“有的是公司董事长、行业的领头人,或是一家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平均生活幸福指数不错,极少有生活状态非常差的”。

  据了解,1978年,21名15岁左右的早慧少年来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时间,少年班名动天下。

  中科大少年班堪称中国学术精英的黄埔军校。从美国科学院最年轻的华人院士庄小威、9月跟随习近平访美的百度总裁张亚勤,到打破了华人年龄纪录晋升的哈佛教授尹希、发明原子陷阱追踪分析法的卢征天、发现世界上最小的纳米碳管的秦禄昌、兰亭集势CEO郭去疾,目前,超过70%少年班校友活跃在海内外经济、IT、金融、制造等领域,其中三分之一获得博士学位,一般30岁左右就做出令人瞩目的成绩。

  如今,37岁的中科大少年班已从单独的班级发展成为独立的学院。

  据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