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0分考生十年后高考:我的理念没有错,但用错了方式

  “高考考0分,不值。”正等待着大学开学的徐孟南说。十年前,18岁的他用考0分的方式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十年后他参加了人生第二次高考,考上了一所大专学校的新闻采编专业。他说,选择新闻专业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想继续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

  徐孟南说,等到九月开学自己也不会让师生们知道“0分考生”的身份,只想平平淡淡的学习。“如果我能力强,就能很好的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但我现在很平庸,需要学习。”

今年3月徐孟南参加2018年高考今年3月徐孟南参加2018年高考

  用考0分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 十年后再高考称“不要学我”

  十年前,徐孟南在高考答题纸上洋洋洒洒的写下了对高考的不满和谏言,最终只拿到100多分。从那以后,他被打上了“0分考生”的标签。

  在高一的时候,徐孟南的成绩还很优秀,初中时他一直都是班里的前几名,但高一上半学期期末的时候,他看到了韩寒的《通稿2003》,里面对教育体制提出了尖锐的批判。徐孟南似乎“恍然大悟”,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学习、做题、考试是被蒙蔽了。

  于是,徐孟南不再听课,不再完成作业,他在课上看书和写作,开始效仿韩寒开通博客,发表着自己对于教育理念的看法,推行着他的教育思想——三人行教育理念——他认为学习应该以兴趣为主,从初中就应该培养兴趣,到了高中则应该按照兴趣有选择的专业学习。

  为此,徐孟南曾经去学校张贴“高考改革建议”的告示,结果发现根本无人关注,他就又去做了一次,结果还是被撕掉了。

  为了让自己的教育理念宣传出去,徐孟南选择考0分的方式,这个计划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但是当真的完成高考以后,徐孟南开始觉得对不起父母,他想复读,家长却认为以他的成绩不太可能考上。

  于是,徐孟南就开始走入社会打工,他辗转各类工厂,组装广告箱、制造井盖、包装卫浴产品……流水线生产的日子让他觉得枯燥,他开始意识到:0分白考了,根本没有人关注他,也没有人关注他的教育理念,他也没有机会把自己的教育理念宣传出去——除了已经几乎无人问津的他建的“高考0分声”网站。

  徐孟南接受了父母的建议,像很多农村孩子一样早早的结婚,婚后他有了两个孩子。但到了2014年,他和妻子因为家庭琐事离婚。独自一个人以后,他更是重新打量自己的人生。徐孟南后来一直在经营网店,赚的钱倒也够养家糊口。不过这几年网店生意萧条,不善言辞的徐孟南更感觉生活寂寥,于是他开始了边打工边学习,他也决定要重新参加高考。

  就在徐孟南要参加专科统考前的两个月,36岁的韩寒发表了《我所理解的教育》的文章,韩寒开始以自身经历劝诫那些曾经以他为偶像的退学者。文中认为“目前的教育制度肯定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但没有任何一个制度是可以照顾到所有人,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它有着基本的公平”。

徐孟南曾经发传单宣传“0分是伤害 不要学我”徐孟南曾经发传单宣传“0分是伤害 不要学我”

  徐孟南的孩子还小,还没到需要劝诫的时候,他只是表示不想干涉孩子的未来。但他开始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劝告现在的学生们“不要学我”,他的方式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发传单,劝学生们通过高考来实现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