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码头登船,在辽阔的海面乘风破浪,翻涌的白色泡沫不停地追逐着船尾,令人激动不已。大洲岛在海天一色的蓝布上,像一条满弓状的纤细珠链串起两颗大小相衬的异形墨绿宝石,镶嵌其间。

大洲岛的礁石。于伟慧 摄大洲岛的礁石。于伟慧 摄

  两岭三峰隔相望

  大洲岛分南大岭和北小岭两部分,面积大约4.2平方公里,最高峰海拔289米。两岭三峰对峙相望,一道银白沙滩横贯其间,像一张满弓又似一轮弯月。退潮时,洁白的沙滩便露出水面,与澄碧的海水、翱翔的金丝燕一起构成“渚清沙白鸟飞回”的自然美景。

  护岛员们习惯将北小岭称为前岛,将南大岭称为后岛。岛上峰峦对峙、峭壁如削、巨石垒壁、怪石扑面、涛起浪压,惊人心魄。

  岛上沿岸地貌为花岗岩构造,长年受海水冲刷、海风剥蚀的影响,呈同心圆形状,十分奇特。南岭上,山岩耸峙,峭崖上遍布天然裂缝、洞穴和葱郁的植被,僻静幽深,为金丝燕提供了栖息繁殖的良好场所。

  抬头望岛,目之所及,岭上的龙血树郁郁葱葱、长势繁茂,把两座岭都覆盖起来,在这里生长的龙血树甚至可以用高大挺拔来形容。除此之外,这里还生长着海南苏铁、水芫花、野荔枝等,大洲岛拥有11种濒危植物,植被覆盖率达95%以上,基本保持着良好的岛陆生态。

  在北小岭山脚下仰望南大岭,这个角度可以见到岛上的“将军山”形态。臂置头下,枕山而憩,山峦的起伏如同一位戎马一生的将军,让人不觉感叹天工造物的巧妙。

大洲岛沿岸风景。于伟慧 摄大洲岛沿岸风景。于伟慧 摄

  峙峰倒影山浮水

  岛上奇形怪状的岩洞很多,怪石嶙峋,地势险峻,观山赏海之时也会有扑朔迷离之感。远远望去,岩石刺破青天,这宛若大自然雕刻出来的盆景十分壮观。

  拨云见日,日光下彻,水深湾阔。航拍定格下大洲岛渐变蓝的双色海水,碧蓝的大海慢慢铺开,由湛蓝到浅蓝,越来越透明。

  大洲岛海洋面积65.8平方公里,石奇海美,周边海域海水清澈,一般水下可见5米至10米远,海底生物多姿多彩。晨光熹微,山海之间的倒影颇似“峙峰倒影山浮水,无水无山不入神”的幻景,山间微风鼓浪时,更是如碧水泄玉,银练抛空。

  作为环海南沿海线上唯一一座国家级海洋自然生态保护区,大洲岛海域生物多样性显著,海底分布着丰富的珊瑚礁和海草床资源。琼东上升流为大洲岛海域带来充足的营养源,海区富含大量的有机营养物质,附近的大洲渔场产有带鱼、乌贼、墨鱼、马鲛鱼、金枪鱼、巴浪鱼等多种海产品,水产资源丰富。

  大洲岛的“沉船湾”也为这片海域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从前岛出发,沿着狭长的浅滩走向后岛,爬上一块岩石,可见海底沉睡着一艘百年前沉没的木船,轮廓清晰可见,像一个神秘的符号。万宁的海上航线曾是古时通往东南亚的必经之路,这艘不幸搁浅的远航船,长久地沉睡在大洲岛的海湾,为一代代世人重述那段岁月,见证着历史与文明。

由南北双岭组成的大洲岛。袁琛 摄由南北双岭组成的大洲岛。袁琛 摄

  南罗洞府“金丝”迹

  大洲岛是我国目前唯一确定的爪哇金丝燕的稳定栖息地。据生活在大洲岛附近的渔民介绍,大洲岛历史上曾有多个洞内有金丝燕栖息,金丝燕最大种群达到200多个巢,但由于无序滥采燕窝以及人类活动干扰,大洲岛金丝燕种群数量在上世纪80年代急剧下降。

  目前,大洲岛仍然有金丝燕栖息的仅剩南罗洞,故现称南罗燕洞。

  岛上无路,能够通行的地方,就是这条银白的沙滩。想要看到金丝燕栖息的南罗洞,只能坐船绕过后岛,从船上远远观望。

  南罗燕洞位于南岭东南角一处崖壁的一条岩缝之中,岩缝朝向正南方,自海面到山顶高200余米,四周崖壁光滑而陡峭。洞顶危岩耸立,高不可攀,海水不时从外面涌入,岩洞幽深,水波汹涌,涛声澎湃。

  燕洞内湿度极大,靠近下部的崖壁常年湿滑,洞口敞开度较大,光线虽然会涌入,但在最靠里和顶部的凹陷处在白天时也较暗。金丝燕筑巢的地方为几乎垂直的岩壁,岩壁表面凹凸不平的纹理和较大的湿度,确保了燕窝可以牢固地粘附于其上,对雏燕的繁育和生长十分有利。

  清早出巢觅食的金丝燕常常先在海面和山顶盘旋,继而飞出云雾,和大洲岛暂别,傍晚时分又翻山越海回到洞穴。护岛员清晨从管护站出发巡岛时,会和这群“小精灵”打个照面,这是专属于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这座“荒岛”最大程度上维护了大自然的自由,林鸟互动,山海之间,美景频现。

  夜幕低垂,大洲岛也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月光倾泻下来,海面宛如一匹光滑润泽的银色丝绸,海平线尽头的几点光亮或许是远方轮船的探照灯。不一会儿,乌云将明月掩藏,只见得一轮光圈描边。而大洲岛新的一天,即将随着下一次日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