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是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最突出的短板和最紧缺的资源,而自贸港建设红利正成为海南吸纳人才的强磁场。除了给资金、给政策之外,从长远计,海南还需要在人才培养、人才服务等方面下大功夫,那么海南应该如何“筑巢引凤”呢?本期的《自贸港进行时》我们邀请到海南省开放型经济研究院院长、海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李世杰,一起来聊聊他的“人才观”。

  自贸港对人才的需求应该是全方位的

  “人才,在我理解,不止是具有高学历、高素质的人群,酒店门童、调酒师,在我看来也都是人才。海南自贸港建设的人才需求应该是全方位的。”在被问及海南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时,李世杰回答,“培养人才是我的工作和使命,未来几年海南会有大量的人才需求,涉及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我们既需要高大上、高水平的研究人员、职业经理人等等,我们也需要更多的基础性人才。对于人才的定义,我认为应该更宽泛的来看它。”

  “目前,海南大学是海南唯一一所重点大学,当然,自贸港建设过程中还会有更多的学校加入进来。现在我们的使命是培养服务自贸港建设的中高端人才,比如说国际贸易、金融方面的人才,也包括高层次的管理人才。海南大学整个培养体系都瞄准了自贸港建设的需求,比如我们学院里设置的‘国际组织人才基地班’,以及面向金融结构设定相应的学位,在未来形成‘本硕博一体化’的人才培养体系。这些都将为自贸港建设提供一定的人才保障。”李世杰介绍。

  税收的激励有助于吸引人才

  如何吸引高端人才?李世杰表示,“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待遇很难对标国外成熟的自贸港,而我们又很需要高层次的人才来发挥引领、激励作用。近期我们有幸邀请到管清友教授加盟海大,但是说实话,待遇方面并没有特别高。”

  “目前海南拥有的政策优势,就是对人才税收方面的优惠,这有助于我们吸引高端人才。更多的像管清友这样的知名学者到海南,除了单位里提供的人才激励以外,他们可能也会关注税收方面的政策。我觉得从管清友教授开始,就是一个好的开端,我相信会有更多的高素质人才加盟海南,加盟海南大学,加盟我们经济学院。”

  海南需要有大量的安居工程项目 实现居者有其屋

  李世杰著有《对标新加坡来建设自由贸易港》一书,在被问及海南自贸港建设初期应该借鉴哪些国际经验时,李世杰表示,“前段时间很多人在热议关于海南将来对标谁的问题,从我的理解上,我认为海南自贸港可以更多的向新加坡学习,包括税收制度、城市规划等等。”

  “海南将来应该是把全岛作为一个城市来经营,这方面新加坡很有经验。比如说房地产,海南现有的发展模式肯定是不适合未来自贸港的需求的,需要做出大量的改革,这些改革中最基础的就是要让居者有其屋,而这一点,新加坡实现了。”李世杰说道,“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我们需要启动大量的安居工程,让我们岛内的现有人群包括从岛外来海南工作的人有自己的房子。有恒产者有恒心,有了稳定的居住环境之后,人们才会安心工作。”

  “当居民住房得到保障以后,我觉得商品房是可以适度放开的,比如说新加坡,在保证居者有其屋的同时也有很多商品房,这些商品房的价格政府是不干预的,完全交由市场来调节。除此之外,新加坡整个社会治理体系也值得我们去学习。海南相对于全国的发展水平来说还是比较滞后的,包括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治理能力,也包括政府的服务能力,而新加坡在这三个方面都做的很好。除了新加坡之外,香港的很多做法也值得借鉴,比如香港在国际贸易通关方面的手续非常简便,环节设置也非常简单,这是海南有必要学习的。”

  目前来说海南对标新加坡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

  “我认为目前来说海南对标新加坡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因为在税收制度方面,海南与新加坡现状更贴近。”

  “世界银行之前做过一个评估,新加坡属于综合税负比较低的国家之一,它整体的税负大概是22.9%,当然这是2017年的数据,现在可能还会有变化。海南在这方面的探索和新加坡很像,比如说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都能降到最高15%,之前最高是45%,这个降幅是非常大的。”李世杰介绍,“除了税收之外,新加坡还有各种补贴,包括研发补贴、新创企业补贴等等,这属于财政补贴的一块,海南也可以借鉴这样一套体质,这是可行的。”

  香港和海南不存在谁取代谁 可以错位发展

  海南自贸港建设总体方案出台后,网友就香港与海南的关系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对此,李世杰表示,“我一直对海南取代香港的说法持反对意见,海南和香港是可以错位发展的。”

  “香港是转口贸易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海南是不以转口贸易为重点的。而且香港的短板很明显,土地面积小,海南土地面积相对来说是非常大的,所以海南可以承接香港的部分产业转移,两者之间不存在谁替代谁的问题。”李世杰说道,“部分领域双方可能存在竞争关系,但绝对不是你有我无的概念,我们可以互相扶持、共同发展、优势互补。”

  “其次我们知道香港在全球范围内金融的影响力,包括它在国际贸易领域,特别是港口运输方面的影响力,海南短期内是没办法和香港看齐的,差距不是靠几年或者十几年就能赶上来的。香港目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运中心之一,是特殊的关税区,而这个关税区是WTO赋予的,短期内WTO不可能再赋予海南同等地位。香港的特殊关税区已经是很多国家和地区认可的,海南显然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李世杰说道。

  “另外,香港的金融制度是充分自由的,外户的进出是无限制的。”李世杰介绍,“港币从某种意义上不能算是一个货币,是美元的一种兑换券,香港通过金融管理局来调控金融市场,而金融管理局并不发行货币,是通过别的银行在香港将美元存给金融管理局,金融管理局才允许它发行港币,从这个方面上讲,港币不是独立货币。从这一金融功能上来讲,海南是不可能取得的,不可能在海南发行新的货币。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我认为海南也不能取代香港。”

  “当然,海南的特色也非常明显,我们的地域面积、海域面积非常广,产业发展的空间和潜能都非常的大,无论是热带岛屿资源、优质的生态坏境等等,都是香港所不具备的,我们完全可以错位发展,我非常反对谁替代谁的这个说法。”

  2035年海南可以享受到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带来的红利

  海南自贸港大力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在方方面都能感受到喜人变化,在被问及红利期何时到来时,李世杰判断,“旅游业的转型升级,现代服务业以及高新技术产业的培育都需要一定的周期,但是海南整体的进步是明显的。”

  “首先是旅游业,这是海南的传统产业。但实际上对于GDP、对于给整个社会创造的收益来说,是典型的旺丁不旺财。”李世杰说道,“我认为未来海南的旅游业要转型,我们希望通过海南的开放来带动旅游业的转型,从传统的‘吃住行游购娱’向‘商养学闲情奇’转变,发展游学旅游、商业旅游、休闲旅游、康养旅游等等,海南是有基础的。比如在文昌的航空航天城,可以有体验式的旅游,你可以去体验虚拟航空的感受。我们未来旅游业的路是很宽广的,我相信随着自贸港的开放,很多资本到海南来寻找发展机会,旅游业肯定是首选,这是值得期待的。”

  “其次是现代服务业,这个范围是比较广的,如果说现代服务业发展跨越到国际层面,就涉及到一个叫服务贸易的概念,在总体方案里对服务贸易已经很明确了,海南的服务业是对外资开放的,准许你进入、准许你经营,且允许你获得相应的商业利润,事实上,这种开放力度在国内是不多见的,这是海南在投资领域开放的一个重要表现。”李世杰介绍,“那么我想随着外资的进入,会形成鲶鱼效应,外资的进入会对本地企业形成一定的倒逼机制,让本地企业从内容上、服务业的发展方面会有更多的进步,进而形成双方互相竞争、互相进步的状态,促进产业发展。”

  “但这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的,现代服务业例有很多行业,比如教育,绝对不是一两年的事情。每年都有大量的教育资源滞留在海外,许多人去美国、澳洲、英国留学,这就导致服务贸易的支出都流到了国外。如果这方面海南发展起来的话,这部分的流量都可以留在海南。这对于海南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李世杰振奋的说到。

  “包括医疗行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再有就是高新技术产业,客观上讲海南发展高科技产业本身是不具备良好条件的,因为海南的高校、科研机构较少,相对全国而言,人才短缺尤为明显。所以高新技术产业想要在海南落地生根,并且取得长远的发展,需要一套成熟的人才激励机制。”李世杰说道,“前面我们说到税收的激励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光有税收激励是不够的,比方说一个外国的著名学者来海南定居,那么他会需要听音乐会、听歌剧,这些是海南目前所不具备的,这个例子我想说的是海南对于高素质人才的配套是不充分的,包括休闲娱乐的东西,我们都很少或者是没有。”

  “人才来到海南以后,他们的教育环境、生活环境海南都需要逐步的去完善,这也是需要时间积淀的。高科技行业的发展当然是我们自贸港建设的目标,也是自贸港建设的重要产业内容之一,当然,培育它们所需要的时间可能也会很长。”

  “不过我相信,在2035年前后,我们的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能够形成一个框架性的产业体系。”